《你要做个好人》——麻麻的狗

时间:2019-04-11 19:37:05   浏览:次   点击:次   作者:麻麻的狗   来源:qidian.com   立即下载

第1章 郁闷的早晨

第1章郁闷的早晨

从公园里锻炼完身体,回到家中时,唐文宇差点与嫂子宋佳撞了个满怀。

“早上好,嫂子。”唐文宇紧急避让,身体摇晃了几下。

宋佳没有理会,端着盆子直接朝厨房里走去,进了厨房就将手中的盆子扔在了地上,发出“咣当”一声响。

唐文宇看了一眼厨房,厨房里哥哥正忙着做早餐,听见响声,回过头来跟嫂子说些什么,嫂子冷着脸不出声。

唐文宇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唐文宇脱下了上衣,用手仔细地摸着自己的左腹部。那个圆圆的东西还在,大小与形状跟前几天一样,质地也依然是软软的,没有一点变化。

想了想,他又凝神静气,将精神集中在自己的左腹部。不一会儿,他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个鸡蛋一样的形象,只不过是紫金色的。

这东西是前几天突然出现在唐文宇腹部的,一个午觉的功夫,就出现在那儿了。一出现就那么大,就像是凭空出现的,而不是一天天长成的。

因为担心是什么恶性疾病,唐文宇还去医院检查过了。只是让唐文宇奇怪的是,医院的医生却怎么也摸不到那东西,就是借助于医疗机械也发现不了。

几番检查下来,结果显示,唐文宇的身体不但没有什么问题,反而是异乎寻常的强壮。

唐文宇内视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便穿好了衣服。

“叔叔,叔叔,吃饭啦!”

房门被推开了,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出现在了门口,正是四岁的侄女如意。

“洗脸没有啊?如意。”唐文宇一把抱起了如意,开心地笑问。

“洗啦,我洗得可干净了,你看!”如意将头凑到唐文宇面前。

“噢,是洗得很干净。啵,很香!”唐文宇在如意粉嫩的脸上亲了一下。

如意“咯咯”地笑了起来,挣扎着下来,就往饭桌跑去。

饭桌前已经坐了一人,是嫂子宋佳的父亲宋至。

如意坐在了宋文明的旁边,指着她身边的座位,大声地招呼唐文宇:“叔叔,坐这,坐这!”

唐文宇笑着走出了房门,礼貌地跟宋至问了个好,宋至眼皮也没有抬,只是“嗯”了一声,算是作答。

“叔叔,我去给你盛饭!”如意爬下了凳子,拿着碗就兴冲冲地去盛饭。

“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读书却没有个鬼用!”宋佳将菜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汤汁溅到了桌面上,她狠狠地瞪着如意骂,语气凶恶。

如意僵立在电饭锅前,端着饭碗,一脸地不知所措。她不明白母亲为何会骂她,只是觉得委屈,片刻间眼睛里就蓄满了泪水。

“一天到晚什么事也不干,就知道吃白饭!这个家早晚被你吃倒了!”面对如意的泪眼,宋佳依然骂个不休。

“哇……”如意再也忍不住了,哭出了声,“我没有吃白饭,我也会吃菜啊!”

在酒精的滋润下,宋至的脸渐渐地变红了。他不动如山地坐在旁边,只管不停地夹着花生米往嘴里送,一句话也没有说。

“哎呀,孩子还小,她能干什么事嘛?当然是吃饭长身体啊。”唐文宇哥哥唐文琦刚好炒完了菜,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

“来,如意乖,别哭,哭花了脸就不漂亮了。”唐文宇道。

唐文宇将如意抱起放到了座位上,又将她手中的碗接了过来,为她盛了一碗饭。

“乖,快吃,我们如意说得对,如意不吃白饭,还吃菜。吃饱了好快快长大,长大了好好学习。”

在唐文宇的安慰下,如意哭哭啼啼地开始吃饭。

“叔叔……你坐,你也……吃。”如意用手推了推身边的凳子,抽噎着招呼唐文宇。

“对啊,文宇,快坐下,吃完了你还要去上学呢!”唐文琦轻声地招呼着唐文宇。

“还去上学?哼!白费!”宋至抬起眼皮扫了唐文宇一眼,低头抿了一口酒。

唐文宇脸色一变,就要发作,但是想了想,又忍了下来,只是那脸色就再也不好看了。

“快吃饭!吃完饭把饭桌收拾一下去上班!自己的事情都干不好,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宋佳怒气冲冲地对唐文琦吼道。

唐文琦的脸色僵了僵,最后讪讪地端起碗去盛饭,只不过背对着宋佳时,不停地对唐文宇使眼色。

唐文宇没有理会哥哥的眼色,转身就朝屋外走去。

“哎,文宇,吃饭啊,你干什么去啊?”

唐文琦起身就要朝唐文宇追来,宋佳瞪了他一眼,他便又脸色不自然地坐下了。

“最近一段时间减肥,不吃了,我先去学院了。”

唐文宇头也没有回,转身下了楼。

“现在的小年青啊,出息没有,吃不得苦,还偏偏脾气比谁都大!”宋至喝了一大口酒,脸色就更红了,“我看你们还是别费心思了,以他那样子要读出来也是够呛,趁早劝他跟我去屠宰场做工是正经。这几天屠宰场难得招人,我能说得上话,迟了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既然读了,那就让文宇读到毕业吧!”唐文琦赔着笑说。

“读到毕业?他还有一年才毕业,我们哪有钱让他读到毕业啊?”宋佳一听又火了。

“怕就怕他读到最后也毕业不了啊,到时既浪费了时间,又浪费了金钱。”宋至摆出长辈的姿态,以教训的语气对唐文琦说,“而且你也该为宋佳和孩子考虑考虑了,你看,和你们差不多年纪的,哪个没有房没有车?你们呢,到现在还租着这破烂房子,却把钱扔去水里!要不得的!”

“我觉得还是要让文宇读到毕业!”唐文琦没有松口。

宋佳暴怒了,她把菜都挪到一边,不让唐文琦吃菜:“反正这个家以后是不能再给钱他读书了,供他读到现在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你敢背着我给钱他,那我们两个就离婚!”

宋佳的歇斯底里吓到了如意,如意眼泪汪汪地望着争吵的父母,却不知道父母为何争吵。

唐文琦注意到了如意的情绪,用手拍了拍如意的后背,轻声安慰了几句。

“你现在就给我做出保证!保证今天以后都不再给钱他读书了!”宋佳不管不顾地朝唐文琦吼,口水喷了他一脸。

唐文琦脸色很不好看,但是没有与宋佳对吼,也没有说话,更没有做什么保证。他只是默默地吃饭,吃着碗里的白饭。

见唐文琦这个样子,宋佳便知道他不同意自己的意见,决意要供唐文宇读书,气得摔了饭碗就上班去了。

宋至却借此不停地数说唐文琦的种种不是。

唐文琦依然没有做声,只是不停地安慰如意。

第2章 蛋蛋的异动

第2章蛋蛋的异动

虽然离开了家,但唐文宇清楚的知道哥哥肯定又要挨嫂子的一顿剋,历来都是这样。

平常,经常就因为一些琐事,嫂子就会对哥哥大发脾气。每次发脾气,到了最后,都是以哥哥赔笑而告终,今天肯定也是如此。

当然,嫂子今天早晨发脾气,却是冲唐文宇来的,原因就是唐文宇上学的问题,这唐文宇是很清楚的。

唐文宇也恼恨嫂子的蛮横无理,但是在读书这件事上他却是发作不得,毕竟他现在读书的费用都是哥哥给的。

既发作不得,又不愿意见到哥哥受委屈,唐文宇干脆眼不见心不烦,一走了之。

从楼道里推出那辆破烂的自行车,唐文宇呼出了一口闷气,就骑着往东山法政学院去了。

昨天晚上刚下过雨,地面上到处都是积水。也因着下雨,天空变得高远了许多,空气也清新了一些。

从小区的道路往左一拐,就汇入了市区的主道上。

主道上是来来往往的滚滚的车流,因为都是电动汽车,车辆行驶的声音不大,如果不是此起彼伏的喇叭声,相比起燃油车来说,可以称得上是悄无声息。

“文宇,文宇。”

唐文宇放慢了速度停在一处水洼边上,回过头来,却是同班同学李果,他骑着一辆斩新的自行车从后面赶来。

“今天这么早的?平时不见你这么早啊?”李果奇怪地问。

“没吃早餐就出来了。”唐文宇一眼就看到了挂在李果车把手上的几个肉包子,“分个肉包给我,饿死我了。”

李果递给唐文宇两个肉包,见他眼眉之间有点郁结,问道:“怎么啦?你嫂子还坚持让你去屠宰场当屠夫啊?”

唐文宇点了点头,说道:“上次体检的那几千块钱暂时没法还你了,家里估计不会给我生活费了。”

“没事,你先用着吧!我手头上还很宽裕呢。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我这里还能匀出一些来。”李果很理解唐文宇,家里贫穷,又是兄嫂供养,日子确实难过得多。

“谢了!”唐文宇道。

闲聊了几句,吃完了包子,两人就要往东山法政学院去。

一辆汽车远远地悄然靠近路边,从水洼处疾驰而过。车轮溅起的积水直扑唐文宇与李果,那污水便淋了两人一身,从头到脚。

“哦,哈哈……”

“干得漂亮!”

“奶奶养两只鸡呀,什么鸡,什么鸡,落汤鸡和落汤鸡!”

……

驶过了水洼后,汽车放慢了速度,车内的几人将头伸出车窗,肆意地嘲笑唐文宇与李果,吹着口哨。

“操你妈!操你佬佬!操你姐!操你妹的啊!”李果跳着脚对着那几人破口大骂。

唐文宇迅速地放下自行车,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就朝那汽车追去。

车内之人见势不妙,便催促驾驶员加速。

唐文宇追了一段距离,将手中的石块砸了过去。石头紧挨着汽车的右后门落在了地面上,引起了车内人员的惊呼。这些人见石头没有伤到汽车,紧接着又是一阵嘲笑。

“没砸到!哈哈!”

“哦嗬!吃汽车屁啰!”

……

那汽车又放慢了速度,车内几人将头从车窗里伸出来,向唐文宇竖起了中指。

唐文宇掏出了手机,追上前去,对着汽车及车内人就是一阵拍摄。

拍摄时,车内的人还挑衅地摆出各种姿势,脸上更是对唐文宇充满了不屑与蔑视。

下一刻,汽车突然又加速离去,再也没有停留。

一辆警车呼啸着从唐文宇身边经过。追上来的李果见状,放下了手中的石头。

唐文宇将刚才拍摄的照片上传到了本地论坛,发了一个帖子——“注意这几个缺德没品的纨绔子弟”,叙述了自己的遭遇。

随后,唐文宇又向DS区交警局举报了那辆汽车,除了刚才的照片外,还补充拍摄了几张照片。

将一切搞定之后,唐文宇与李果一起扶起了自行车,打算继续前往东山法政学院。

因为两人看了表,发现回家换衣服的话,李果根本就来不及,肯定要迟到的。一旦迟到,老师就要点名提你的问,这就非常恐怖了。

既然李果都不回家换衣服,唐文宇也不想回去换,就当是与李果共患难吧。

突然,唐文宇停了下来,皱了一下眉头。

“怎么啦?”李果问。

“没什么!”唐文宇刚才的那一瞬感觉他腹部的那个蛋蛋好像有一丝异动,但仔细感觉时,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好像刚才是错觉。

经过裁判所大楼的正门,在下一个路口往右拐,走上五百米,就到了东山法政学院。

东山法政学院门口人来车往,一派繁忙景象。

一身污迹的唐文宇与李果的到来,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目。大家都对唐文宇与李果指指点点,批评唐文宇与李果作为法政学院的学生不注意仪表。

几名身穿华贵衣服的学生更是放肆地嘲笑起来,那神态是高高在上。

唐文宇与李果神态自若地穿过人群,在树下放好了自行车,进入了空荡荡的更衣室,找到了各自的柜子。

换好了衣服,唐文宇与李果就将身上的衣服洗干净了,挂在了更衣室晾衣架上。

现在是夏天,上午的课结束后,衣服就应该干了,到时就能换上了,不会耽搁事情。

“咣当!”

一人踢开了更衣室的门,走了进来。

“谁的九袋乞丐服放在这里丢人现眼!”

那人一进更衣室,就将晾衣架踢倒在地。李果刚洗好的衣服又沾染了污迹。

“混账,衷心诚你这个王八蛋!干嘛弄脏我的衣服啊!”李果连忙过去要将自己的衣服捡起来。

“哇,这九袋乞丐服原来是你的啊。怎么啦?不做律师啦,改行做乞丐啦?”衷心诚脸上现出戏谑的神态,他上前一脚踩住了衣服,不让李果捡起来,“不过也好,像你们这种人,也只配做乞丐,到时当个丐帮的帮主倒也是蛮好的。”

“你这个混蛋,把脚挪开!”

李果个子矮小,奈何不得高高壮壮的衷心诚。衷心诚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不但没有把脚挪开,反而慢悠悠地又踏上了另一只脚。

李果气得满脸通红,而衷心诚则一脸得意与悠然。

衷心诚与郭子瑜一样,就是班里的一霸。这家伙平常没事最喜欢欺负人,尤其喜欢欺负穷苦人家的孩子,他简直把欺负人当成了一项兴趣爱好。李果在学院可是没少受他欺负。

以为李果是一个人在更衣室,衷心诚就忍不住要在李果身上发泄一下,从中找到快乐。

听到李果的喊声,唐文宇从拐角处走出来,大踏步上前,狠狠地扇了衷心诚一巴掌,又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两步就将他推到墙壁上顶着。

衷心诚拼命地挣扎,想要摆脱唐文宇。然而,虽然衷心诚身材比唐文宇高大一些,但因唐文宇平时注意锻炼身体,身体素质却是要比衷心诚好得多,衷心诚根本就奈何不得唐文宇。

衷心诚被唐文宇掐住了喉咙,艰难地喘着气,脸色通红,刚才的悠然与得意再也不见。

“把李果的衣服捡起来洗干净!要不然的话,老子揍死你!”唐文宇挥舞着巴掌威胁着。

衷心诚一开始还嘴硬,但是在唐文宇再给了几巴掌后,他就老老实实地捡起了衣服,将衣服洗得干干净净。

“你等着!上课时有你好看!我要让你永远也做不了律师!”衷心诚临走时大声威胁。

“我等着!”唐文宇轻蔑地笑着说。

突然,唐文宇腹部又传来了动静,正是那鸡蛋形状的东西所在的位置,这次的动静比刚才大了很多,唐文宇感受得非常真切。

唐文宇连忙伸手去摸,但几秒钟之后,动静又没有了。不管唐文宇怎么揉捏,那东西都没有一丝的反应。

于是,唐文宇只得作罢。

收起
平均评分 0人
  • 5星
  • 4星
  • 3星
  • 2星
  • 1星
用户评分: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