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魂剑旅之血祭之誓》免费试读_不寄

时间:2018-11-06 07:14:13   浏览:次   点击:次   作者:不寄   来源:qidian.com   立即下载

人生啊,总是活在选择之中。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亦或者是每前进一步,它都无处不在的充斥着人们的生活。也可以强势的把它比作掉进灰坑的豆腐,吹不得,打不得,因为人们需要它。

随波逐流的是死鱼,是朽木,而有又谁甘愿沉浮呢?或许在多个路口彷徨后,在多个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抉择后,人们习惯了一次次的去选择……那么,如果让你从生命的起点从新选择一次,那些曾渴望而不可及的东西,你会怎样选择呢?显赫的身份,权利的地位,数万的财富还是自由的人生!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更需要一颗当机立断的决心。可是,他似乎从未掌握过选择权,一切,从他生命的开始就形成了定局,他什么也不能做,又总是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看待着他自己的人生。他的人生,是朽木?是死鱼?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只要适应时代的发展,然后然后让一生了结这是他对生命的最后要求……

第一章 尘心寄海

一个微热的晴日,在一家朴素的医院里,一个看上去时年而立的男子,坐在公用椅上,双手分放于大腿。双目禁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时,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医生向男子走了过来,怀中还抱着什么东西——“恭喜先生,是个少爷。”说着便将手中的婴儿小心翼翼的给了男子。男子竟只是点头想他示意一下,然后面无表情的说了声谢谢。

职责所在,不必客气。不过贵公子的情况让我感到万分费解,既不哭也不闹,就连动都不动一下,完全就像……哈,要不是他的心跳和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恐怕……不过先生请放心,令公子很健康,并没有任何问题。

“他真的有心跳?”男子双眼盯着医生精美的脸庞,神色及其复杂。

医生仍旧面带微笑,可能是男子的这个问题使他感到奇怪,半晌之后才回道:是的。

男子此时却弯下腰向医生鞠了一个躬,又道一声谢谢,由于手中抱着孩子,动作并不是太标准。

医生仍旧是可亲的笑容。

“我只是尽了职责,至于其他的,只能说是先生好运气。那先生先去看一下太太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他匀步向前走去,遇到一个护士时和她交谈着什么,又离开了。从通道两侧吹进来的风扇动着他白色的长袍。背影,似乎有些孤独和勉强了。

“他有心跳,医生说他有心跳,你知道吗!”病房内,男子抱着婴儿对躺在病床上的妇女说道。他虽面无表情,但语气中的激动却是那么明显。

“是啊,亿万年来,他是我们家族中第二个有心跳的人,期盼了那么久,只是希望能有个平静的生活,可一切都是那么奢侈。”妇女的声音一样很激动似乎婴儿的心跳就是他们的全部。

“那就叫他韩心海吧,可以是个念想,也可以是个寄托。”

妈妈,我想有个弟弟,我想保护他,就像你们保护我一样,妇女笑着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一年后五岁的他真的有了一个弟弟,他欢喜的拿出他最喜欢的玩具和实物给他的弟弟,看着弟弟那萌萌哒的样子,他的眼中尽是哥哥保护弟弟的坚决之色,那也是对他来说很快乐的一段时光。

不久之后,他和他的弟弟偶尔看见一对姐弟有说有笑的走在路上,他竟跑去对他妈妈说:

“妈妈,我还想有个姐姐,我要她照顾我和弟弟。”

妇女并未说话,只是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其实无论是他爸爸还是他妈妈,都很少说话,对谁都一样。但是他们一家人都很默契,他是慢慢习惯的,这种一切尽在不言之间。

若干年后,在微凉的月夜里,两个孩子坐在绿茵的草地上看着天上银盘般的月亮凉风吹起他们利落的短发,吹在他们稚嫩的脸上。

“哥,为什么爸妈都不和我说话,是不是我惹他们生气了。”年龄稍小的一个闭着眼睛问道。

“不是的,爸妈本来就不怎么说话,弟弟有什么告诉哥哥就可以了,我有什么也跟弟弟说。”

“可是我看他们一直都闷闷不乐的样子,好想他们也能笑一下。”

“会的,小时候你调皮的时候爸妈也笑了呢,所以我想啊,只要我们高兴的话,他们也是开心的吧,只是他们不想表现出来而已。”

“嗯,哥哥今天有什么新鲜的事跟我说吗?”

“当然有呢,哥哥今天从一群坏人手里救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妹妹和一个很帅的小弟弟呢,其实也不算太小,可能跟哥哥一样大或者比哥哥还大吧,总之,哥哥今天也当了一次大英雄呢!”男孩激动的和他的弟弟分享着这一切。

“那哥哥很勇敢嘛!”小男孩嬉笑道。

“哈哈,那当然,等弟弟长大了也可以像哥哥一样呢。”

两个不过八岁的小男孩就这样讨论这幼稚的话题,小的甚至才五岁。

尽管年龄很小,他却比同龄人懂事的太多太多,因为他的出生不凡,他的命运也将不同凡响可能挫折更多,路更坎坷,一生更悲惨……

烈日炙烤着一条简陋的公路。

旁边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男孩用自己显小的双臂紧紧的抱着和他差不多同龄的人,身后鸣笛声响个不停。

男孩脸色苍白,他的手臂上不停的有鲜血淌下,他的肩上甚至还插进去了一把造型特异的匕首,已经只能看得见刀把了。

被他紧抱着的男孩用惊恐的眼神盯着他,含糊不成调的语气问他:

“你为什……为什么会……”

“呵呵,我理解,你妹妹需要你照顾,而我,我想要一个朋友,也想知道朋友是个怎样的感觉……画面忽然变了:四野浩雪纷飞,白茫茫的一片,天地间在没有其他的颜色,一个男孩目不转睛的看着地面,又慢步向前走去,从雪地里抱起一只动物。通体雪白的绒毛,看上去既像是一只猫,又像是一只狐狸。它静静的缩在男孩的怀里,一动不动,看它的样子似乎受了重伤。

忽然,一切都变了,雪地变成了险恶的山崖。一个小孩子坠落在万丈深渊中,他无助的看着崖壁上的一个男孩,目色中更多的是绝望,深渊仿佛没有底,就任由他那么不停的往下坠。另一个男孩同样无助的看着深渊下的他,什么也不能做,此刻的心情,仿佛是在看着自己的世界塌陷……画面又变了,这次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没有微光撕裂黑幕,没有星辰闪耀,更是没有一点生机始于脚下的黑暗。恐惧占据着一切,忽然,漆黑的周围响起了咆哮声、呻吟声在无边的黑暗里显得特别瘆人。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多了一丝血色红光,在黑暗中愈加耀眼,血红色的红光渐渐变成了暗红色,在黑暗中跳动着,甚至开始有了轮廓……

随着双眼猛地睁开,这些画面便消失殆尽。

收起
平均评分 0人
  • 5星
  • 4星
  • 3星
  • 2星
  • 1星
用户评分: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