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赋大道》——楼兰夜风

时间:2018-10-12  点击:81次

第1章 天狼星、坠落

赤雄那天正好当值,时近夜半,他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正凝望着天狼星。

那夜的星星都特别大,整个星河似乎都被点亮了,灿烂地缓缓转动着。

他睁大眼睛,看得出了神。

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最喜欢带他看星星,抱着他一颗颗指认,就是那时候他认识了天狼星。

在这片天赋大陆最荒僻的山区里,大部分人都很穷,晚上连灯都舍不得点,除了看星星似乎也没别的事情可做。

后来父亲死了,他才知道其实黑夜中的山庄没他想的那么无聊单调,比如十三岁时他知道庄北江姑娘也是可以看的,点起灯来想看哪就看哪,看一刻钟三文钱。

有点贵,一担柴才五文钱。

第一次跟何傻子去看的时候,他震撼得眼冒金星,眼前的光芒比天狼星还亮。

赤雄想起江姑娘极力扭曲的夸张姿势,忍不住笑了起来。

唉,每个人挣钱都不容易!

每当他仰望星空时,多数时间都只会想起父亲。

父亲还告诉他天狼主侵略之兆,如果特别亮的话,天下就不会太平。

从赤雄懂事起,天狼星就一直是天上最亮的星星,所以天赋大陆一直也就不怎么太平。

也不知是因为天狼星太亮导致的不太平,还是不太平导致的天狼星太亮,十年了,赤雄没想明白。

爸爸是个练气修士,在赤雄十岁时出去游历,不知被什么人打伤了,好不容易捱到家,硬撑着治了几天还是死了。

临死时一再告诫他,你连个修士都不是,没有自保的能力,千万不要到处乱跑。天赋大陆是妖孽横行之地,弱肉强食之所,走出大山指不定就会被坏人弄死在哪,到时候连骨头都不剩,所以出门别过十里,晚上必须回庄。

六年来赤雄都牢记这些话,除了上前山砍柴卖以外,基本不迈出庄子大门,虽然清贫倒也无忧无虑。

但是近来情况开始变得糟糕,附近几个庄子同时开始纷纷扰扰起来,已经闹了好几个月了,赤雄不敢再外出砍柴。

据说山里出了一个妖怪,爱好非常特别,专门收割……怎么说呢,专门收割男人的鸡鸡!

大家都说方圆几十里已经有十七八个男人的被割走了,割得干净利落!

这真是个很疼的坏消息,虽然还没割到本庄,但是所有男人都已经吓得要死,连庄里的公狗走路都开始夹着尾巴。

赤雄当然也害怕,不过以他的智商和学识很难理解这样的事情,值得安慰的是他看得出大家也都不理解。

什么样的妖怪会那么喜欢鸡鸡?居然需要如此之多?

赤雄想起庄西的蓝婶,去年还给过他一个地瓜,舔过他的鸡鸡。

想起地瓜赤雄肚子咕噜叫了两声。

唉,鸡鸡真是个好东西,还能换吃的!

蓝婶明显比江姑娘地道,不收钱还倒给吃的。

可惜蓝婶半年前死了,这样的好人越来越少了。

也许妖精就是像蓝婶那种眼神直勾勾火辣辣的女人,对鸡鸡贪得无厌。

赤雄忘了从哪天起庄里开始分配十六岁以上的男壮丁轮班守夜,他正好够年龄,今天是他第九次当值。

赤雄喜欢当值,和大家在一起时他觉得更安全。

他喜欢有人陪着他看星星。

何况那夜的星星特别大,整个天河都被点亮了,灿烂地缓缓转动着。

他记得当时正看着天狼星,然后就看到一道火光如火龙一般,从天狼星的星光里分离了出来,接着很快开始坠落,而且轨迹笔直,由南向北似乎直奔庄子而来!

赤雄有些讶异,不由自主站了起来。

火龙越飞越近,火光却越来越暗淡,但是隐隐的风雷之声却越来越大!

这时候和赤雄一个岗的何傻子也看到了,他跳了起来:“我操,这是什么玩意,怎么特么好像在减速!”

火龙真的在减速,而且轨迹慢慢有了改变,最终从庄子上空数百丈处掠过,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赤雄张大了嘴看着它飞入了庄前黑暗的大山中。

而且他还看清了,那并不是什么火龙,掠过天空的东西发着淡淡的银色光,就像一副大大的棺材!

没有火光,没有爆炸声,棺材飞入黑暗后很快悄声无息了。

赤雄看着远山,好半晌才嗫嚅道:“这特么什么玩意,难道妖怪家里来亲戚了?”

牧飞醒来时,躺在黑暗中一片茫然,他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现在身在何处。

他只记得自己参加了八星联合舰队的文明保卫之战。

联合舰队在银河系第一旋臂顶端开辟了战场,在那里进行了旷日持久的战争。

在和半人马座机械文明进行的最后决战中,牧飞所在的星舰被击中,他逃入了救生舱。

大多数人都没逃出来。

作为一名普通生活系统管理员,他的运气极好,工作地点靠近救生区,正好有机会逃走,但他也知道即便如此,生还的可能性仍然极低。

他对这片战场的态势还是有所了解的。

在横跨三光年的战场范围内,曾有无数的巨型星舰在此爆炸,形成的辐射云能量极其强大,可以轻易穿透救生舱,把里面的生物体瞬间烧成碳。

而且在经年累月的战斗中,星舰以及战机在此随意进行时空跳跃,将这片区域的时空结构破坏得千疮百孔,自己的救生舱没有强大的动力,即便躲过了辐射云,也难以逃避掉入这些时空陷阱里,到时候自己瞬间就会被撕成碎片。

但是这些他都没能担心多久,进入救生舱时星舰已经在解体中,他被发射出去的同时也就进入了冷冻睡眠状态,一直到现在醒来。

他很冷,也有些恶心,可真的很开心,自己居然还活着。

救生舱很踏实地停了下来,而且明确感受到了重力,难道自己运气奇好,很快就被救生舰发现了?

为了便于被发现,救生舱一直通体闪着银色的光,像个水晶棺材。

他曾经听战友说,救生舰是个谎言,根本就不存在,所有的救生舱实际上就是大家的棺材。

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真的有救生舰会拯救幸存者。

眼前的操作屏发着淡淡的蓝光,牧飞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开舱键。

救生舱会自动检测周遭环境是否利于生存,不存在盲目误操作的可能。

但就在他点击后等待舱门开启的当口,他被显示屏上的一串数字惊得一呆!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六万五千七百二十八年?!

这怎么可能?!

恐怕是逃生舱在太空中被捞起前,原子钟被那些微型黑洞影响了,以至于数据显示产生了混乱。

肯定是这么回事,救生舱的能量最多能维持三个月,这段时间如果得不到救援自己就会死去,怎么可能挺过十六万年?

舱门迅速开启了,带进一股空气。

舱外一片黑暗,他躺在亮处反而什么也看不清,但是一股青草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个味道他很熟悉,这个记忆当然不是来自于他故乡所在的星球,而是星舰上的休息室。

休息室可以模拟故乡地球的生态环境,色香味俱全,他特别喜欢森林和草原的气味。

但是本能让他敏锐地判断出,这个气味绝对不是模拟出来的,而是真实的。

他在草木的清新之外中还分辨出强烈的腐败臭味,那应该是真实的森林里才会有的气息。

他狐疑着慢慢坐了起来,就在这时一片小小的树叶翻滚着,恰巧掉落在他脸上。

刚刚苏醒的头脑几乎适应不了强烈惊诧的刺激,他一把捏住那片树叶,眼睛越睁越大,自己居然真的不在救生舰上!

救生舱果然降落在一片树林之中,他甚至在左侧看到了一棵倒伏的小树,应该是被救生舱生生压断的。

而在右侧……我去!这特么是什么东西!

@@新书上路,烦请各位新旧朋友帮忙多投推荐票,顺便收藏加入书架,如果您对本书有想法,欢迎留下宝贵建议和评价,同时也麻烦您帮助推广,谢谢!@@

第2章 疯女人

牧飞吓得一激灵,差点失声叫出来!

救生舱右舷旁居然蹲着一只似狗非狗,似獒非獒的巨犬类动物,鼻子不停在抽动,腥臭的舌头耷拉在巨嘴边,距离他的脑袋也就一尺多远!

什么森林真实的腐败气息,明明就是空气中混合了这只动物身上的体臭。

牧飞肾上腺激素暴增,冷汗直接就下来了。

他的大部分人生都在星舰上渡过,基本没接触过什么动物,对任何活着的东西都缺乏亲近感,何况这玩意根本就不知是什么!

狗哪有三米多长的,蹲在那弯着腰至少也有近两米高!

夜色下,怪兽的眼睛闪着绿色的荧光,看着牧飞似乎没有发动攻击的意思,但是目光笃定地盯着他,威慑的意图十分明显。

面对如此怪兽跑是最没出路的,何况他都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能往哪跑。

唯一靠谱的选择应该就是迅速躲回救生舱,同时把舱门重新盖起来!

牧飞好不容易颤巍巍呼出了一口气,关键时刻不容自己多想,他迅速躺了下去,同时左手带下了舱门!

这一串动作连贯迅捷,已经快到了他的极致!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越过他的头顶,抓住了即将关闭的救生舱门!

然后一把掀开,力量非常之巨大!

还没等惊慌失措的牧飞反应过来,他就像瓜子壳里的一粒瓜子仁,被人从救生舱里直接拖了出来,扔在地上!

自己的身后居然有人!

牧飞心中惊骇莫名,一着地就骨碌爬了起来!

同时看到舱边的那头怪兽也跟着他站了起来,并压低了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咆哮声,似乎随时准备扑过来!

他吓得一动也不敢再动,全身僵硬地看着刚才把他扯出来的人!

袭击者站在两步之外一棵树下,身材高挑,正木然盯着他。

这明显是一个女人。

她比一米八的牧飞只略矮,头发凌乱虬结,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很脏,甚至粘了些奇怪的东西,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

身上的长袍肮脏褴褛,看不出本色,虽然几乎衣不蔽体,腰间却扎着一条白玉带,夜色中特别显眼。

她半个油亮的胸露在外面,黑乎乎倒也饱满。

裤子已经没有了,下身只剩下半幅长袍,遮住了一条大腿,另一条腿花得像斑马。

看样子长袍后摆明显是没有了,屁股后面应该是空的。

她肌肤依然结实,年龄应该不大,而且应该很久没洗过澡了,一股奇异的臭味直接飘了过来。

这应该是个精神有疾患的人。

在地上救生舱灯光的映照下,她显得阴森森的,和旁边的怪兽一样,丝毫没有人性的气息。

尤其是她眼睛,一点光彩也没有,就像个死人一般,瞳孔上似乎还罩着一层白膜。

牧飞冷汗涔涔而下,两人相对僵持了有一分多钟,无数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飞过,但是全都毫无意义,甚至与眼前的形势无关。

女人仍然一动不动,边上的怪兽又蹲了回去,气氛似乎有所缓和。

僵局必须打破,这时候是表达善意最好的时机,于是牧飞鼓起勇气,清清喉咙:“您好,我叫牧飞,是八星联合……”

还没等他说完,疯女人突然一抬手,隔空一股大力袭来,不偏不倚打在牧飞头上!

这一击就像是一记闷棍,直接将牧飞打倒在地昏了过去!

就在他倒地昏迷前的一刹那,恍恍惚惚看到救生舱底,似乎贴着一片金光闪闪的东西。

牧飞再次醒来时,冻得浑身发抖,同时却觉得还有人将冷水不断滴在自己脸上。

难道有人在搭救自己?

他一阵激动。

眼前的一切渐渐清晰,一滴水迎面而来,打得他一愣。

原来只是头顶的岩石在滴水,恰好打在他的额头上。

而且应该这么滴了很久了,他的脖子上、身上都是水。

他惶然四顾,身边并没有人,自己居然赤身裸体仰叉在一块大石头上,姿势相当风骚。

黑色的石头湿漉漉长满青苔,躺在上面格外寒冷。

这里明显是个山洞,光线从头顶潵下来,自己躺的地方应该距离洞口只有三四米远。

空气中弥漫着恶臭味,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发出的。

他有些失望,头晕恶心,支撑着起身。

那疯女人出手够狠的,居然把老子打得昏了几小时!

左边扔着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扯烂了。

这是自己在星舰上的工作服,是上下一体的,那个疯女人肯定不会脱,于是干脆扯烂了。

那个疯子脱自己的衣服干什么?!

牧飞看看自己,似乎也没有异样,至少没有受到伤害。

再向右看……我去!这特么又是什么东西!

他本能地一躲!

形状如此完整,表面如此光滑,盘旋着一体成型,最终还有个美妙的尖。

这居然是一坨屎!

这个疯女人把自己弄回山洞,随手就那么一扔,他的头几乎紧挨着一坨屎!

或者就那么一扔,然后拉了坨屎?!

牧飞一骨碌爬了起来,顺手抓起自己破损的衣服。

衣服已经无法再穿起来,他只好勉强捆在腰间,好歹也算是能遮蔽身体抵御点寒气。

他很虚弱,两手稍微用力就开始颤抖。

他一边捆扎衣服一边左右张望观察周围环境。

几步之外就是洞口。

洞外阳光明媚,绿树掩映,甚至能听到鸟叫声。

而自己的身周,到处都是一坨坨的屎,似乎这里是个临时的厕所。

一股冷风从洞里吹来,牧飞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回头张望。

山洞有两米多高,拐过牧飞刚才躺着的巨石还能继续深入,黑幽幽不知深浅。

那里面应该就是疯女人和她那头怪兽的栖身之所。

这股风带着腥骚恶臭,吹得原本就头晕的牧飞一阵恶心。

就凭这股味,牧飞也知道走为上策。

那种气味不是正常人类能够释放出的。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救生舱居然脱离了纵横三万光年、时空支离破碎的战场,坠落到这里,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奇迹。

这些问题当然不是目前该首先考虑的,完全可以逃出去后再慢慢研究。

牧飞一边往洞里瞄,一边蹑手蹑脚挨到洞边,正准备撒丫子,就见那个疯女人正坐在洞口左侧不远处的一块大石上,背对着他,看着眼前的森林发呆。

长袍的后摆果然没有了。

两瓣屁股结实匀称,大大方方地展示在他眼前。

牧飞又僵在当地,一动也不敢动!

疯女人不在洞里,居然守在洞口!

他觉得自己的冷汗又要下来了,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山洞在一座高山的半山腰,上下左右都有大片的森林,洞口并不太宽,没有其他的路可以离开。

继续往前绝对会被疯女人看到,就是不被她再次打晕,想来也不会有其他好果子吃。

难道退回一地屎的洞里去?

那还不如就在这里待着!

而且他到现在也没有再看到那头怪兽,天知道是不是正在洞里头睡觉,难道自己主动进去给它当早餐?

牧飞就这么站在洞口,距离疯女人两、三米远,有种腹背受敌的感觉,大气也不敢喘。

他常年在太空星舰上,生活在模拟的重力环境下,体格并不强壮,肌肉发育也不特别好,甚至可以说有些羸弱。

进入救生舱后,他被自动注射了冷冻以及深度睡眠的药液,这些都会严重削弱体力。

于是仅仅站了几分钟,他就有些吃不消了,冷汗不但下来了,腿还开始发抖,就在他忍不住想蹲下时,疯女人突然回过了头,还张嘴说话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书上路,烦请各位新旧朋友帮忙多投推荐票,顺便收藏加入书架,如果您对本书有想法,欢迎留下宝贵建议和评价,同时也麻烦您帮助推广,谢谢!@@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