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闯仙路》——天幕雪

时间:2018-10-12  点击:30次

第一章 只身入仙缘

云隐大陆,苍月国,水雾山。

一年一度的仙缘试炼于今日拉开帷幕,它是由玄清宗、天剑门、流火阁三大仙门、苍月国皇室以及几十个小宗门共同主办的一场举国瞩目的盛事。

此试炼为的是选拔人才,或是你天赋极佳,或是你与仙物有缘,或是你与仙门中人有缘……皆可,到时自有人接引你入仙门,那时你飞黄腾达、扶摇直上自是不必赘述。

正值春暖花开的时节,暖阳当空,春风和煦,绿柳垂绦,杨花漫天飞舞,在春意盎然的水雾山上,人头攒动,数以万计的人自四面八方赶来,有天真无邪的孩童,有风华正茂的青年,还有老当益壮的老翁。这条直通仙门之路,一开始的竞争便这般激烈,随后的试炼可想而知。

“陈老,看您满面红光,精神矍铄,一下年轻了几十岁,肯定是修道有成,容光焕发啊!”一位正值壮年的男子对一位老者拱手说道。

“哪里,哪里,只不过这几年略有机遇,修为有所提升罢了!”那老者摆手回道,看其眉眼带笑,面露喜色,这段吹捧倒也很合他的意。

“陈老,这次的仙缘试炼不知道我等有没有机会拜入仙门,都说靠机缘,可是这个缘太过飘渺,让人琢磨不透啊!”男子的话语中透露出的无奈,也许只有亲身经历之人才能感同身受。

“唉,是啊,天机难测,仙缘难寻,天意本就如此啊!我辈之人岂能随意更改!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要争一争,运气这东西,谁又能说得准呢!走,我们一块上去!”老者轻叹一口气,娓娓说道。

“好,一起走!”

……

两人边走边说,说话声也逐渐变小,最终听不到了。

怀揣着这种想法的人肯定不在少数,仙缘这东西,确实是运气的成分大一些,不过,与其顾虑太多,不如坦然处之,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仙缘从天而降也说不定啊!

这时,几名年轻貌美的女子走上山来,看她们芳华正茂,笑靥如花,当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一名看起来颇为年轻的男子看着那几位女子,见其身材窈窕,貌美如花,便“啪”的一声打开折扇,轻轻扇动,口中言道,“妙哉,妙哉!古人诚不欺我!”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纷纷侧目而视,那几名女子亦停步转身,脸上似有愠怒!

“小生陆尘,在这有礼了!”那年轻男子见状,不禁拱手作揖道。

在这几位女子中,一位身着白衣的妙龄女子撇了撇嘴,狡黠一笑,吐气如兰道:“百无一用是书生,什么之乎者也,真是酸死人了!书呆子!看你那穷酸样,没见过仙女吗?”

“小云,不得无礼!”又一名女子呵斥道,随后见她微蹲行礼,“陆公子,不要介意,若在试炼中相遇,还请多多帮助!”

“姑娘,小生记下了!”陆尘还礼回道,其实他心里清楚,试炼之地如此广袤,遇到的几率很小,此话敷衍的成分很多,但从眼前女子的口中说出,却是让人心里舒坦。

这几位女子转身离去,尽管那个小云仍不依不饶地对陆尘白眼,但在精致的脸庞下倒也十分俏皮可爱!陆尘不由得一耸肩,双手向两侧一摆,这种无视的感觉气得她呲牙咧嘴,张牙舞爪就想向他袭来,不过被身旁之人阻止了。

陆尘摇首一笑,毫不在意,堂堂七尺男儿,怎能与小姑娘一般见识。他转过身去,望着远方的天空,云卷云舒,白驹过隙,自出生以来,这二十多年的时光,只觉虚度,十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中了秀才,谁想一连几年均是落榜,自己都有些心灰意冷。

而如今,站在这高大的水雾山上,寻一条从未走过的仙路,陆尘的心中也很是忐忑,为了以后的人生,他需要搏一搏,但是,这条路真的比读书适合他吗?

合上折扇,他看着蜿蜒的阶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眼神不由得坚定起来,缓步而行,拾级而上,逐渐消失在拥挤的人流中。

仙缘试炼之地位于传送门之中,而传送门就隐藏在整座山峰的角角落落,或是林木掩映间,或是花草竹屋间……只要有机缘,你就能找到它们所在的地方。

在半山腰处,有一片茂密的竹林,是一处景点,名曰赏竹园。陆尘踱步而入,沿着一条曲径通幽的小道前行,两侧是直刺苍穹的绿竹,竹叶随风轻摇,偶尔会被风刮落几片,在空中回旋着触地。

前方是三三两两的行人,陆尘尾随而行,穿过小道,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被竹林围成的空地,一座优雅的竹屋,若此时,品一杯香茶,与志同道合之人对弈一局,棋盘之上排兵布阵、攻城掠地,不争输赢,只为风雅,大乐之极;或置一案几,摆上长琴,弹几曲旷世名作,微风轻拂,琴音袅袅,且听风吟丝竹声。

只是此地早已人满为患,哪有这种闲情雅致!陆尘不由得皱起眉梢,边走边说:“不好意思,让一让!”他想去竹屋看一看,真是好不容易才挤到竹屋的门前,额头已冒出汗珠,可见有多难!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在哪”俩字,传送门可能是一朵花、一片树叶甚至只是一块小石子,就是看你有没有那个机缘,找到便能进入真正的试炼之地。

陆尘推门而入,屋内家居摆设异常简洁,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在一张古旧的竹床上,只有一个绣花枕头,一床单薄的毛毯,想来此屋的主人定是心向田园之辈,不羡荣华,不慕富贵。

尽管进进出出好几拨人,但陆尘依然伫立在墙边,眼里只有墙上的那一幅水墨山水画。

此画,清新淡雅,寓意深远,看那连绵起伏的巍峨群山,云雾缭绕,绿意盎然,观之,顿觉磅礴大气迎面而来,一种仰观山势之高大壮美之感油然而生。

再看那碧波荡漾的湖水上,浮着一叶扁舟,舟上有一人伫立,吹响一柄墨绿色的竹箫,几只飞鸟或立于舟上,或盘旋于空中,想来是被这优美的箫声吸引而来。

此情此景,此山此水,当真是无与伦比,不管多么华丽的辞藻都无法来形容,此乃大家之作,就是不知作画之人究竟是谁!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此时整个竹园早已空空荡荡,只有陆尘一人呆立不动。其他人应该没有寻到什么,向山的更高处前行了。

而陆尘此刻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那种感觉很是神奇,空空灵灵,若有若无。不知何故,恍若千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在斗转星移、光阴荏苒间,周围的环境发生突变。当他的意识恢复过来后,他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上山的阶梯上。

“这里是……水雾山?很像,但感觉不对!怎么回事?”陆尘非常疑惑,甚至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这难道就是瞬间传送的法术吗?

“算了,别再多想了。既来之,则安之,人啊,只有对陌生的环境才会产生恐惧。说不定在此地我能遇到什么机缘呢!”陆尘抬首望着蜿蜒曲折直入云霄的阶梯,不由得自语道。

云雾飘渺,青山连绵,在温暖的阳光的照射下分外唯美,当真佩服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绮丽之美,陆尘带着虔诚的敬意和欣赏的神色,毅然向高处攀登而去。

《独闯仙路》——天幕雪天幕雪说

希望大家推荐一下!

第二章 画中奇缘

诗云:“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当真如此,那种俯瞰众生的感觉,宛若自己便是尘世的帝王,陆尘想要呐喊,发泄出心中多年积累的怨愤,并自由逍遥地行事,潇洒自如地做人。

奈何世间有太多的枷锁,锁住了他的身心,让他疲惫不堪,迈不动脚步。“大丈夫当朝游碧海而暮苍梧。”陆尘何曾不想有这样的豪言壮语,那种体验尘世生活、看尽众生百态的人生该是何等畅快。

只是现今他被困在一处狭小的世界里,无法逃离,也许只有改变一条路才能超脱世外。

“看这白色的云雾,聚了又散,散了又聚,缥缥缈缈,虚虚实实,多像这人生之路啊,前路漫漫,充满未知,人来人往,缘来缘去,谁又能掌控呢!”陆尘轻叹一声,喃喃说道。

“年纪轻轻,怎么说话这般老成?你这心思,快赶上我这个老翁了!”忽然,几句话传入陆尘的耳朵,把他吓了一跳,这地方居然有人?

他马上转身,发现不远处的悬崖边上背对着他坐着一人。雪白色的长发自然垂落,一身紫色道袍,上面绣着玄奥的灵纹,此人惬意地观赏着波澜壮阔的群山,目光穿过潮起潮落的云海,看尽广袤无垠的世界,表情淡然,不喜不悲,似是经历了太多太多,凡尘琐事、名胜古迹皆难扰其心,有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悠闲之乐。

“这位老先生,看您独坐崖边,处之泰然,观旭日皓月之绮丽,赏名山大川之壮美,此等心态,超然世外,我辈之人可望而不可及。敢问前辈,可在等有缘人?”冷不丁冒出个人来,着实吓人,但待陆尘看清何人时,他又不禁镇定下来,不卑不亢地说道。

这位前辈必是仙门高人,能有缘得见,定要抓住机会,不然竹篮打水一场空,岂不可惜!

“何谓缘?”老者问道。

“在命运中,人与人之间看不见摸不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便是缘。”陆尘回道。

“何谓有缘?”老者又问。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命中注定相遇,便是有缘。”陆尘回道。

“何谓有缘人?”老者再问。

“人生之路,如此漫长,广袤世界,亿万生灵,命运能交汇在一起,有扯不断的羁绊,这便是有缘人。”陆尘回道。

在陆尘的近旁,有一株神奇的幼苗,他每回答一个问题,这幼苗便长大很多,三答之后,便成了一株一人高的灵药,其上结出三枚紫色的果实。

“呵呵,既然有缘,我便结个因果,送你一场造化,这三枚灵果,不是凡物,有脱胎换骨之奇效。你且采摘去,万不可轻易示人,以免遭人觊觎,引来杀身之祸。”老者微微一笑,似是对陆尘的回答很满意。

“晚辈谨记,多谢前辈。”陆尘拱手行礼道。随后,他摘下三枚紫果,放入随身携带的口袋中。“敢问前辈名号,日后,晚辈定会报答!”

陆尘的话音刚落,整个场景又发生突变,宛若不断跨越时间的罅隙,进入一个个扭曲而虚幻的场景,流光溢彩,分外迷人。

陆尘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竹屋,便情不自禁地看向那幅画,只见山巅崖边正独坐着一位老者,这不正是先前那位吗!

他这才明白过来,之前所在的地方不是水雾山,而是画中的世界!

“前辈,这……”他不由得失声道。

可就在他眨眼的瞬间,画中那位老者的身影突然消失无踪,只有一段豪爽的话语传入他的耳中,“小友,老夫早就忘了昔日的名号,让你知晓不见得是好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自会相见,老夫去了。哈哈哈哈……”

“果真是高人风范,来去无踪!”陆尘亦很无奈,摇首苦笑,如此机缘,就这般错过,不过还好,得到三枚灵果,心中总算多些安慰。

陆尘不再留恋,缓步出门,继续上路,寻找试炼之门。

夕阳西下,漫天的火烧云悬在高空,震撼人心又十分壮观。陆尘一路走来,除了偶尔碰到二三个人之外,一无所获。

此时,他正在一处开满鲜花的地方流连,牡丹、芍药、鸢尾……好多不知名的花开得正艳,五颜六色,花香四溢,争奇斗艳,真是好一片花的海洋。

“此地当真雅致,若能一生隐居于此,赏花扑蝶,那该多么快活!”陆尘赞道,他漫步花间,轻手轻脚,唯恐惊扰这些沉睡的精灵。

此情此景,倒真有点“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洒脱味道。

赏花过半,突然,前方出现了一面隐隐约约的透明墙,陆尘伸手轻触,指尖自墙面穿过,直到整个手掌完全进入其中。

“难道这里便是传送门所在之地?看样子没有危险!”陆尘说道,随后,他大胆地跨步,让身体进入其中。

在外面看,里面并无区别,可真正进来后,场景大变,这里依然是一片花海,不过只生长着一种妖艳的红花。

陆尘蹲下身子,仔细观察,脑海中不禁浮现一种花的名字,吃惊地脱口而出:“彼岸花!这些是彼岸花!”

可是,这怎么可能?彼岸花,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一种花,它生长在地狱,忘川河的对岸。

想到这些,陆尘不禁猛然转身,一条宽广而平静的河流映入眼帘,此河虽是不停流淌却看不出丝毫痕迹,并且深邃得让人恐惧。

“彼岸花、忘川河!这里竟是地狱吗?”陆尘喃喃自语。远处被迷雾所笼罩,那些传说中的长相狰狞又食人血肉的厉鬼、恶灵是不是就藏于其后呢?

他不禁想象出各种厉鬼的凶恶模样,就连平时从书中得知的鬼怪故事也不合时宜地一一出现。

不过,他随之一摇头,不再乱想,因为此时此地,越想越会害怕,不如稳住心神,镇定自若,这样才能头脑清醒,想出脱困良策。

深邃的夜空,星辰璀璨,不时有几颗流星倏然划过,很难想象地狱的夜空也这般唯美!陆尘努力保持心静如水的状态,他看着脚下的彼岸花怔怔出神,他来到此地与眼前这些花定然有密切的关联,何不向花海深处寻找一番,想来会有些许收获!

拿定主意后,陆尘目光微聚,径直往花海深处走去。走了许久,直到后方除了彼岸花再也看不到忘川河的影子。

此时,突然间,陆尘所过之处,彼岸花开始凋谢、枯萎,绵延向前,在不远处,一朵娇小的彼岸花发出耀眼的红光,让他不由得抬手遮挡双目。

见此情景,他缓步前行,当来到那朵花的近旁时,红光消散,一切恢复如初。他蹲下身来,观察这朵奇特的彼岸花,随之,鬼使神差地用手轻触此花的花瓣。

当指尖触到花瓣的一瞬间,在此花的上方,一扇天蓝色的圆形门凭空出现,门的中心宛若星空宇宙般缓缓旋转。

“难道这便是传送门?可是刚才我为何会被传送至此处?”看到此门,陆尘不由得言道,他的心中有好多疑问,比如他为何会被传送至地狱,比如彼岸花代表希望与重生,他因何被传到彼岸花海,而不是忘川河的另一岸!

相关应用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