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卑微》免费试读_在乎过在乎

时间:2018-10-12  点击:10次

沦陷(上)

“嗯。。。”,眼睛像被针刺的感觉让我的意识慢慢回到身上。吸了口气,我坐了起来,看了看表,玻璃碎了,应该是昨晚弄碎的,勉强看出是上午八点。

后脑一阵一阵的疼痛让我精神集中不起来,我正坐在绿化带上,混身像被人打了一样狼狈,牛仔裤上,背上都沾满了泥巴,袖口上还有些呕吐物,黏黏的很恶心,揣在裤子里的手机还在,拿出来看,没电了。我混沌的思绪才开始清晰。

这里是天俊步行街下来两百米左右的马路上,昨晚和哥几个在步行街的大排档q喝酒喝高了。妈、的,这帮混蛋,也不知道送我回家。

扶着路灯,我站起来向我的出租房走去,我的出租房就在大排档上面。走在路上,我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好像昨晚还发生了点什么事,只记得一张扭曲的脸,血红的眼睛,很熟悉,好像是大b。

大b是我的老同学,叫张顾洪,长的像某抗日神剧男主角,血气方刚的,我和他高三没毕业就辍学出来打工,算是感情深厚的好兄弟,住在同一个出租房里,没理由他不把我弄回去啊。

转身走进一条小巷,放松了下早已涨的难受的膀胱。嗯,血?靠,眼前的东西确实吓到了我,我刚尿下的尿渍旁,有一大滩黑褐色的血迹。

妈、的,这要是被人看到了,我绝对扯不脱关系,裤子都没穿好我就跑了。回到出租房,心脏还是碰碰的直跳。两天都没回来,垃圾桶里的大b吃剩的空饭盒散发着阵阵酸臭,不管了,把手机充上电,打开电视机,电视上正在播新闻,扔了碎了的表,去卫生间洗澡。

“来看下一条新闻,我市近日发生多起人口失踪事件……请市民注意,如若发现有行为举止怪异,眼睛发灰的可疑人员,请迅速播打报警电话,并远离现场……”行为举止怪异?换了干净的衣服,我开始回忆昨晚的事,好像昨晚确实发生了什么事,挺严重的。

拿起手机一看,有五六个未接电话,都是大b打的,“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又是大b打的,“喂,大b,狗、日的你在哪里?”

“妈、的,出事了你小子还这么悠闲”

大b的语气有点不对劲。

“咋了,什么事”

“昨晚,昨晚的事,我们打的那小子死了!”

“什么?”

这时候我才慢慢想起昨晚的事,昨晚我们在喝酒,有个染黄毛的小子在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发酒疯,抱着王京的手咬了一口,一个不爽我们几个把他打了一顿,但怎么也闹不出人命吧,那小子还是自己走的,我喝的上头了,不是很清醒,不过,他的眼睛,我记得他的眼睛好像有点发灰。

“日,你不要开玩笑,王京呢?他那去了?”

“不知道,他昨晚被咬了应该去医院了吧,我发那黄毛小子的照片给你,真他妈邪门!”

照片的背景是在条阴沟里,一个人斜躺在里面,半个头埋在污水里,脸皮都泡肿了,头顶还有些凝固的黑色血块。

“看到他脸上的几块斑了没,那是尸斑!我特意上网查过,他死了有段时间了!”

“放屁,他死了昨晚我们打的是谁?”

我心里也有点发毛。

“妈、的,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在NB市医院旁边的巴克里,来找我见面说。”

挂了电话,揉了揉脸,妈、的,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柜子里有些面条,我煮了点吃了。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手机又响了,是我打工地的老板娘打的,

“喂”

“王八蛋你还想不想干了,十点过了还不来上班!”刚接通,老板娘杀猪般的尖叫就传出来了。

“滚你、妈的、笔,老子不干了,艹你、妈的!”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本来大b的事就够让我头疼了,一股热血上头,这工作不要也罢,反正没多少工资。

当务之急是去找大b,听他说说那黄毛小子的事。

半小时后,我终于到了那家星巴克。

“大b!”

“嗯,快过来坐。”

大b面前摆着台老式的笔记本电脑,旁边是两杯咖啡。

正好有点口渴,我坐在他对面,拿起杯子一口干掉一半。

“快说说昨晚的事!”

“昨晚,我们在喝酒,有个黄毛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上来就一口咬在一个吃饭的女人脸上,肉都掉了半块,那女的被吓跑了,然后那黄毛还抱着王京的手咬了一口,王京当时就急了,朝着黄毛的背上就是几拳,你喝多了,拿着个啤酒瓶就朝黄毛头上砸去,黄毛像是不知道疼,一把就把你推开,后来被我们收拾了一顿就安分了,自己晃晃悠悠的走了。”

“那我怎么会在绿化带上醒来?”

“不……不知道……”

大b眼神有点躲闪,我一看就知道是这缺德东西故意整的我,也就没有再追问。

“你不是说那黄毛死了有段时间了么?什么意思?”

大b把电脑转向我,说:“尸斑!看到没,起码死了两天才会出现,你知道我上学的时候生物好,不会看走眼的,况且我还怕我万一走眼了,特意上网查了一下。可能你们没看到,昨晚那黄毛是从绿化带上钻出来的,走的很慢,像生化危机里的丧尸一样!”

我被他说的心里有些发毛,却嘴硬说:“别给我扯些有的没的,丧尸?怎么不说奥特曼呢?”

“妈、的不信算了,我总感觉要有大事发生了,这几天各个医院都塞满了人,NB市医院走廊都是住了人,警车满城的跑,日!”大b看起来忧心忡忡的。

“怕什么,好歹也是混了段日子的人,有什么怕的。”我安慰了他一下,其实我也觉得不对劲,随便一个小巷子都有血迹,太奇怪了。

“最好是我多想了,饿不饿,去吃火锅,我请!”

“饿死老子了,快走!”我知道他是像补偿下我,也就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毕竟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收了电脑,我说:“先打电话问问王京在哪里,叫他一起吃饭。”

“嗯,等一下。”大b开始打王京电话。

三分钟后,“妈、的,打了他三个电话也不接,不管他了,我们先走。”

“好吧!”

出了星巴克,已经是十二点半了,路上都是下班的上班族。

金飞达火锅是新开的火锅店,推出了消费满三百送一打啤酒的活动,大b就带我到这家来吃。

金飞达火锅的小隔间里,火锅上来,鲜辣的油汤,各类蔬菜肉食摆满桌子,我也就不跟大b客气,反正是他欠我的,抬起饭碗就夹了一大片牛肉塞进嘴里。

沦陷(中)

金飞达火锅店毕竟是新店,来吃的人不少,各色的人喝着啤酒,吆五喝六的划着拳。临桌有个二十七八岁,浓妆艳抹的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应该是哪个有钱人带着情人来幽会。

“服务员!再拿两盘肥牛上来,还有送的啤酒也拿来!”大b吃的挺高兴,还想喝点啤酒。

“酒就别喝了吧,等下还要去找王京,”昨晚喝的太多,头都还有点疼,现在再喝,我真的受不了了。

“嗝…嗝…救…支…命…”

临桌那个被中年男人抱住,浓妆艳抹的女人突然发出不成人声的惨叫,眼看着血从她脖子上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他居然一口咬穿了她的喉咙,清脆的骨裂声清晰可闻!鲜血溅在他们面前的桌子和鸳鸯锅里,瞬间就被滚烫的汤汁煮熟了。

刚刚我就觉得那个男人不对劲,眼睛像戴了灰色的美瞳一样,可突然发生的事情还是把我吓得大脑一片空白,眼看着女人没了声息!

“啊…啊……”四周隔间里吃火锅的人发出尖叫,四散着远离他们。男人还在啃咬女人的脖子,已经咬下了碗口大的血洞,大b也是惊讶的不行,却没有惊慌失措,急忙拉着我的小臂往后拖,远离他们。

“啊啊…这这…”我自认为胆子不小,但亲眼看到一条生命死在面前,还是被吓到了,喉咙就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是谁叫了火锅店的经理来,这个三十多岁的经理过来,离他们有三米多的距离,说:“先…先生!”看来他也被吓到了,但还是没有失去条理,见男人只顾啃咬女人,立马拨打了110,“阿三!老康!快过来!拉开他!”经理叫了两个服务员过来想拉开男人,有个年轻的服务员看起来吓到够呛,腿还在哆嗦,一挪一挪的走近中年男人,拉了下他的肩膀,中年男人暴躁的转身向他咆哮,并做出扑出的动作。

“啊~~”年轻服务员拔腿就跑,不太合脚的皮鞋被他跑飞出去老远!中年男人扑了个空,又转身抱起死去的女人撕咬。另一个服务员看情况不对,就站在原地不动。

“没用的废物,饭桶!”经理的黑脸都要吓白了,却仍然强撑着骂了年轻服务员两句,然后骂骂咧咧往后退。

NB 市的警察办事是出了名的慢,都报警了好一会了也不见动静。

周围有胆小的姑娘都吓哭了,蒙着眼睛不敢看那边。有机灵的人开始慢慢趁乱往门边退去,看来是想趁乱跑单。

“吗、的!”大b眼看事情不对,对我说:“走,那个男人的行为和昨晚的黄毛很像,我们快溜!闹出了人命,警察来了很麻烦的!”

“溜?门口人那么多,怎么溜啊?”我慢慢恢复了理智,转过脑袋不去看这血猩的一幕。

“后厨!从后厨走,要是被警察查出我们和昨晚那黄毛有接触的话很麻烦的,那黄毛的死是上过新闻的!”大b的语气中带着着急。“金飞达我来过几次,认得后厨在哪。”

不知道为什么,从我们辍学一段时间后,我就发现大b有点害怕警察,看到警察都远远避开,我总觉得他有什么秘密,可又不好当面问,有机会一定要问问他。“走!”

我也不多废话,大b提起他的旧电脑包,带着我慢慢往后走进人群,拐了个弯,一扇门上挂着闲人免进的牌子,门却是大开的,厨师早听到消息出去看热闹了,厨房的空间还是挺大的,不过我们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后门。

“等等,”在我推开后门的时候,大b突然把我叫停,“拿着防身!”只见他拿起厨师们随便放在菜板上的两把切菜刀,一把塞进他的旧电脑包里,一把扔给了我,我一下没接住,菜刀掉在地板上“况啷啷”的乱响。

我捡起菜刀,说“日你、娘诶,砍到老子怎么办?”然后把菜刀扔在菜板上,“要这玩意干什么,和平年代提着菜刀在街上走?”

“随你拿不拿,走了”大b却不多废话,直直的走出后门,我紧随其后。

后门连着一条肮脏油腻的小巷,走在小巷,我明显感觉今天的气氛不对,明明是大中午,天气却阴沉的可怕,到处都是警车消防队的警笛声,怪不得报了警半天警察都不来,听这警笛的规模,NB市半数的警察都出动了吧,偶尔有零星的枪声传来。

“你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警察出动了这么多?”刚刚目睹了一起人命惨案,我的心还是惊涛澎湃。

“谁他、妈知道,我只觉得要有大事发生,说不定那天这世道就变了!”大b的语气到是比较轻松,仿佛他早就知道会出现这种事。

“大b!”

“嗯,咋了?”

“我们是兄弟对吧。”

“当然!”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什么知道些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

妈、的,我听出他在敷衍,这老小子!但他不愿说,我也就不再追问。出了小巷是一条旧街。

“王京是在NB市医院吧?”我说。

“嗯。”

“我们去看看他吧!”

“嗯。”

一连两个“嗯”让我很不爽,一路无话,在旧街买了点苹果,我们就打了个出租车去NB市医院。司机是个沉默的男人一路上烟就没停过,路上到处都是警车、消防车的警笛声,到处都在堵车,我眯着眼睛在后座打盹,浓烈的烟气熏的我鼻子难受。

NB市医院地处城市边缘,属于半个郊区,占地面积很大,有专门的地下停车场。

接近半个小时后,我们才到达NB市医院,医院大门口堵了很多穿着病号服的病人,还有数辆中巴车装上病人及家属,浩浩荡荡的就开走了,看样子是在转移病人,这点非常奇怪,按道理除了发生重大事故,否则医院不会随便转移病人,万一哪个老头子、老太太在转移的路上嗝屁了,医院可得全权负责,被讹几万块钱算是轻的了。

大门前的两个保安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看那气质应该是退伍兵,像两个铁塔一样站在那里,腰上别了跟警棍,把我们拦在外面,非要我们登记身份证。旁边的警卫室里有个小护士在削苹果。

“嘘~~”大b对着那个还算清秀的小护士吹了个流氓口哨,“小美女,QQ号多少啊,交个朋友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王八蛋神经大条,刚刚才目睹了一条生命逝去,现在居然还有心情和女人调笑!

小护士随即对大b抛了个媚眼说:“嗯,小哥哥你真帅,”然后又换成职业的语气说:“不过,你们还是要拿身份证去登记才能进来。”

“原本不是不用的吗,现在怎么突然要登记身份证了?”大b问。

“我怎么知道院长发什么疯,说这两天死亡人数太多,来医院闹事的人也多,要进医院就必须登记!而且这几天上面要求我们转移病人,就怕这时候发生什么变故啦。”小护士一脸无奈。

我们都没带身份证,打王京电话又打不通,心里有点着急。

“啊…啊救人啊,快救我爸!来人救救我爸啊!”转移的人群里一个年轻人大喊,旁边躺着个昏迷的老头。立马就有几个医生上来急救,“啊啊,他咬我,他咬我,拉开他!啊啊啊!”老头突然醒来拉着个医生的手一口咬下去!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