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幻想物语》: 凄美

时间:2019-02-27 03:36:23   浏览:次   点击:次   作者:暮色轻烟   来源:qidian.com   立即下载

第一章 凄美

雪,飘落如同樱花,凄美。

豪华别墅内,古典雅致的客厅中,有鸟兽虫鱼的景观,古典西式的壁画,错落有致的精致,一切彰显着豪华奢侈、温暖舒适。

安琪赤裸得蜷缩在沙发上,身体曲线闪烁着惊心动魄的美丽,雕刻精美花纹的手机搁置在她的胸前,豪华如电影剧场的电视正在放映,她没有理会她平常的最喜爱的娱乐。

她现在只感到身冷,心冷。

冷,不是源自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而是源自她面前的青年男子。

男子年纪约二十岁,同她一样大,乌黑光亮的发质散落在眉前,身着薄薄的黑色长衫,显露出大理石般匀称的肌肉,黑色的长裤穿在高长的腿上,黑色光亮的鞋子着在脚上。

男子有着冷硬如同刀削的五官,眉峰如剑芒,眼睛如寒冰,鼻子如陡峰,嘴巴如刻痕,整张脸看起来如同雕刻的大理石,显得极为优雅、冷酷。

他此时正目不转睛地观看动物节目,节目上演猎豹致命追逐猎物的杀戮美感。

男子实在有令女人垂青的外在条件,安琪本该心动,她却冷得身心丝毫不敢动,她那柔美精致的五官、性感锁骨纤腰,修长笔直浑圆的美腿,在男子眼中恍若无物。

她心中愤怒,更多的是恐惧。

窗外的雪花,依旧如同樱花飞舞。

叮咚!

门铃响了,安琪不敢动。

她的心砰砰跳,眼睛余光瞄着身前男子,又瞄向胸前手机拨打的电话号码。那是她在男子的冷酷的命令声下,拨打给她未婚夫的电话号码。

想起未婚夫和父母,她心中更是充满愤怒和绝望。

父母贪图未婚夫张楚云的钱财,就把她自己送给张楚云。明天她就要同那个狼一样残暴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她突然感到心冷。

门外的张楚云见客厅内迟迟没有反应,亲自打开房门。推开门后,他看到令他怒火万丈的场面,他的女人正赤裸躺在一个小白脸的身旁。

不用说,他知道自己被绿了,虽然还没碰过安琪,但他早已把安琪视为自己的女人。

正要上前愤怒质问,他却看到小白脸手上的东西,顿时冷汗淋漓。

是把精致锃亮的银色手枪!

“我问你一个问题?”

男子终于出声,安琪听到他的声音,身体不由一抖,不是因为好听,而是因为男子的声音如同问一个死人,语调、声速没有丝毫变化,冷地让她心悸。

张楚云身体在抖,他看到小白脸手上握着一把消音手枪,正指着他自己。

他可不想死!

坐拥整个华北资本市场的他,拥有金钱、权利、美女数不胜数。

他不想死,他想继续活着,继续享受人间的天堂,但是现在必须回答小白脸的问题。

“你问,什么问题?”

张楚云身子卑微下躬,手不自觉地慢慢移向腰间。

作为顶级大人物,怎么可能没有武器,为了不测,他会备用两支手枪,一支别放在腰间里面,一支放在衣服内部,正是由于他的这种小心谨慎,他躲过无数次的刺杀,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他悄悄地把右手伸入腰间,握住手枪柄。

噗!

消音枪发射的子弹准确、冷酷地打穿张楚云的手掌,打破他的自信妄想,痛地他撕心裂肺的惨嚎。

痛!

从小作为天子骄子,他从来没受过苦,更别说手掌被打穿,心中又是恐惧又愤恨。他心中发誓,等会儿一定要用最恶毒的方式折磨小白脸,让小白脸生不如死!

门外的保镖被张楚云的惨嚎声吸引,紧急有序的脚步声传进门来。

张楚云心中微喜,不过手上的痛楚瞬间覆盖他的仅有的喜悦,他低着头脸色呈现暴戾之色。

“张少,出什么事?”

“不好!有人要杀张少。”

“沙发上有个人,快杀了他!”

......

门口的保镖冲进来,一眼定格在沙发上的男子,举枪瞄准男子,正准备扣动扳机,可是他们却听见头上传来的撞击声。

噗、噗、噗......

男子神情依旧冷漠,他的手很稳,很有艺术感,几枪均正中保镖的额头,保镖纷纷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重重倒下。

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准、这么快的枪!

张楚云神情变地惊恐,惨嚎声忘却了,害怕自己惨嚎一声会吃到无情的消音子弹。

他惊恐回忆起这段时间他在狙击对方的资本,是华南的孙竹?极北的七郎?西北的华天集团?......

想了许久,还是不清楚到底得罪了谁?

他的脸上冒着细汗,静静等待男子提出的问题。

“亚历山大埋葬的塔罗牌在哪里?”

张楚云心中恍然,男子居然要的是塔罗牌。

几天前,他在一个阿拉斯加拍卖会上以2亿美金的天价拍到金箔样的塔罗牌。

据拍卖商介绍,塔罗牌是亚历山大大帝坟墓中带出来的,古董专家和史料专家查证,塔罗牌是神秘的人物送给马其顿帝国国王亚历山大的礼物。

据传闻,塔罗牌具有神奇的能力。

当时拍卖下来,他是准备把塔罗牌作为私人的收藏品。可是现在让他惊怒是,塔罗牌居然带给他杀身之祸。

瞧着沙发上吐着寒气的男子,心中大惧,但为了自己的生命,还是硬着头皮试探。

“如果我给你,你会放了我吗?”

“会!”

男子吐着寒气,字从口中蹦出来。

张楚云还想再说一句,被男子一双冰雪般的眼睛盯住,顿时浑身一冷。

他走到收藏柜前,按开隐蔽机关,从中拿出一张精致的金箔塔罗牌,恭敬地丢向沙发上的男子。同时,他迅速从收藏柜中摸出一把机枪,指着男子扣下扳机。

男子一手接住塔罗牌,一只手冷漠开枪。

噗!

子弹准确命中张楚云的额头,机枪从他的手中掉落,他无力睁着眼睛躺在地上。

脑中最后回想的是,好快、好准的枪!

他的眼中露出无限的悔恨。早知道这个死亡结果,就不应该开枪,余光中瞧着赤裸的安琪,更是带着无限的遗憾。

雪依旧如同樱花,残酷凄美地飘落。

安琪赤裸的身体抖动更加厉害,杏桃样的美眸充满惊恐,她预感眼前冷地如寒冰的男子快要终结她的生命,她只能用无助的眼神看着他。

“求求你,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她彻底舍弃心底的自尊,为了性命,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人的本能之一,就是生存,是所有生命与生俱来的本能。

男子眼中没有鄙视,没有嘲笑,对于他这种杀手而言,适者生存是他的核心观念。眼前的女子为了生存,出卖肉体再正常不过。

不过,丝毫不能影响他冷漠的决心。

望着窗外的落雪,冰冷的心忽然有些感叹。

再美的雪,终有落地的融化的时候;再美的樱花,终有凋零的时候;再美的女人,终有红颜逝去的时候。

男子收好塔罗牌,精准无误地放入内衣袋中。塔罗牌是组织交给他的任务,他必须保证完成,这是组织的规定,也是铁律,他必须保证不能遗失。

他转头望着瑟缩的美丽女人,女人犹如惊恐的小兔,可怜地望着他。

“求求你!”

安琪预感到她死亡的命运,开口求饶,却换来男子无情的冷漠。

忽然脑海中回想起父母的冷酷势力,朋友的阴险嫉妒、错过温暖的追求......

她停止求饶,美眸无神,对于即将到来的命运,内心变得坦然。现实已经如此冷酷,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呢!

抬起晶莹的水眸,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留。”

男子实话实说,对于即将逝去的美人,他不介意告诉自己的真名,虽然他从没有告诉别人过他的真名。

平常知道他的人都直接叫他的代号——47。

至于真名,他们从来不问,也没有必要问,他们只需要他成为一个杀戮的机器就行,真名对于他们来说,就如绰号一般,没有区别。

苏留轻轻地抚在女子的雪白脖颈,正如窗外的白雪一样白。手忽然一扭,女子的脖颈发出一声脆响,被他扭断。

女子睁着无神的眼睛,望着窗外的雪。

雪依旧在窗外飘落。

不过,再唯美的雪终有落地融化的时刻。

苏留看着她的无神的眼睛,心中涌出一丝伤感。

他不知道心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复杂的情绪。组织的冷酷教导,是要求杀手不允许有任何情感。因为情感对于杀手来说是累赘而已。

而他现在却拥有这种异样酸涩的累赘。

暮色轻烟说

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章 笑容

冬天的街道,飘落白雪纷飞,周围的警铃汽笛声隐约响起。

苏留却悠然漫步,身上穿着的黑色薄衬衫很是吸引人的视线,尤其是女人的视线。

本能的直觉,让他觉察到这些视线的含义,有羡慕、嫉妒、惊叹及欣赏,对于这些情绪,他只是心中冷笑,情绪不过是可怜无知愚昧人类的累赘。

喵!

白雪覆盖的路面旁边,从草丛中钻出一只大猫。

它全身灰杂色,很脏,四只脚不停地哆嗦,腹部的焉瘪成瘦小的骨架,楚楚可怜地望着周边的行人,乞求着行人施赏可怜的食物。

天气冷的要命,行人身上更冷,他们匆匆地行走,谁也没有理会这只瘦骨嶙峋的大猫。

苏留照例行走,脑中想起女人死亡时迷茫无神的眼神,伤感迷茫不已。

杀戮到底对他到底有什么意义?名字对于他又有什么意义?他生活下来就是为了杀戮吗?

他伸出手,瞧着雪花飘落在手掌上,渐渐地融化。

融化的雪和刚才杀死的女人是何等相似!

喵!

大猫忍受不了饥饿,来到苏留面前,围着苏留不停地转圈,喵喵大叫,声音凄惨,祈求苏留给它少许食物。

苏留看着脚下转圈的大猫,见它全身铺满灰尘,脏兮兮的,一双大眼睛正透露着可怜。

若是以前,他肯定会一脚踢开,继续前行。因为怜悯对于他来讲,是弱者的。但如今不一样,他想到安琪最后问到他的真名,异样酸涩的心情围绕在他的心间。

他想摇头甩掉这些情绪,可是望着大猫眼中的乞求,身形却不由蹲下去,轻轻地摸着大猫身上的皮毛,丝毫不顾忌它身上恶心的泥土、臭味。

他抱起大猫,环顾一望,眼睛定在远处的外滩小吃店,直接走过去。

冬天,小吃店的生意显得格外热火,它挨着北市第一高中,很多学生在中午这里就餐。外加冬天吃下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足以让人心里暖和许多。

此时,小吃店里面的座位已经坐满人,大多数是学生。他们突然转头,望着外面的苏留,眼中流露出惊讶。

大概从未见过如此高冷气质之人,如同外面飘落的雪花。

大猫静静地躺在苏留的怀中,全身脏兮兮地,将苏留的衣服染地更黑。

苏留走到小吃摊面前,扫描周围的人群,发现没有危险的人群,对着小吃店的老板说道:“老板,来一碗肉!”

噗嗤!

周围有人笑出声来,口中的面不由喷出来,惹得对面的人很是不满。

一碗肉?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来买一碗肉的。不过,有些人眼睛尖利,看到苏留黑色衬衫中的脏兮兮的大猫,回过神来,心中感动。

“是买给流浪猫吃的吧?”

“应该是的,真是治愈。”

“他好像冰雪王国的王子殿下呢。”

......

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距离苏留很近,看见苏留怀中的大猫,立即明白一碗肉是买给大猫吃的,心中有些为难,他准备的肉馅是用来做其他小吃的,不可能卖给苏留,也不知道如何卖。

他为难地摇头。

“小兄弟,抱歉,我不能卖给你,因为我今天还要营业。”

所谓的不能卖,不过是砝码不够而已,任何东西都是能够用钱买的,这是教官交给苏留的教导格言,苏留当然坚信不疑,因为从来没有出现例外,包括这次。

苏留直接从裤兜中抽出两张百元钞票,轻轻一甩,钞票如同外面的白雪直整齐地落在老板的手中。

周围的学生看到钱票整齐飞舞落在老板手中一幕,大声惊呼好酷。

老板满脸激动,两张钞票足够等价他一天的利润,他直接拿出碗,装满一碗肉,欢喜地递给苏留。

苏留抱下蜷缩瑟瑟的猫咪,轻轻地放在碗旁,静静地看着大猫狼吞虎咽的模样,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他自己都没觉察到自己脸上微笑,完全忘记教官的恪言:

笑容是杀手的温柔!

周围的同学看到苏留的笑容,心里觉得他的笑容是世界上最纯净的笑容,比白雪还要纯净,干净地如同纯真的稚童。他的眼睛绽放出明亮的光辉,如同黑夜中的星星,唯美纯净。

“好治愈,我感觉他是最好的人。”

“他一定是个救死扶伤的好医生吧。”

“好有爱心,他肯定连只蚂蚁都没踩死过。”

......

大猫吃到一半,拉着苏留的裤脚,往原来的方向走去,不停地围着苏留转圈,示意他拿起剩余的肉前往它住的地方。

苏留端起肉碗,跟着大猫来到路边深处的一颗树下,发现里面有三只半岁的小猫,正亲昵地围着大猫转悠。

他放下肉碗,深深看了一眼四只流浪猫,转身离去,背后还传来大猫亲昵的叫唤声。

雪色凄迷,依旧飞舞。

苏留的眼睛一冷,刀削的脸庞冷地如同冰冷的大理石,寒冰般的眼睛直接定格在前面的一个人。

那人是杀手组织中,杀戮技术是仅次于他的一名杀手——7,他超常敏锐的直觉断定7是来杀他的。

7是个忧郁的男子,漫天飞舞的雪花落在他那忧伤的脸上,眼睛中呈现深沉的悲痛。许久,他的眼睛盯在苏留的身上,眼神忽然变得狂热。

“47,组织要我接替你的任务品。”

7狂热的眼睛,眨也不眨地说着谎话。

他无意间偷听到一个秘密:塔罗牌其中有个难以置信的能力——复活。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心中的狂喜喷涌而出,悄然离开组织来寻找47。

不过,47作为杀手组织中的王牌杀手,他可没有把握从47手中抢夺。

因为组织自发布任务以来,47从未失手。47的杀戮技巧出神入化,他自己杀死47的机会不会超过二成。不过,为了美好的她,他决定先诈47,如果不行,再杀47。

苏留脸色平静,眼神冷漠,直觉告诉他,面前的7号不是来交接任务品的,是来杀他的。

7根本没有提供交接交接任务的口令和证明,他可以断定7准备背叛组织。

“你想背叛组织?”

7闻言,立即明白被识破,手枪快速从背后抽出,朝着苏留射击。

苏留朝路边草丛扑去,躲过7射击的子弹,子弹打在背后的雪地上,响起优雅的打击声。随后就藏进半人深的草丛深处,消失不见。

7无瑕顾忌周围惊慌失措的行人,朝草丛中继续射击,力争预判47的每条逃跑路线,可是却毫无中弹的声音传来。

他的眼神锐利,紧紧盯着草丛中一举一动,身子悄悄接近草丛。

忽然!

噗!

一颗子弹从树上飞来,直接命中他的额头,溅起红色的血液,在洁白的雪路上显得格外显眼。

苏留从树上跃下,来到7的面前,摸索尸体良久,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突然,他感到浑身一冷,一股冰冷的杀意锁定在他的要害,只要他有一丝动作,相信立刻会躺尸地上。

他身体只有不动,维持着半蹲动作,静静等待着杀意之人的动作。

“47,你从没让我失望,但是现在却让我失望,警惕心到哪里去了?”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教官的声音。

那个如同魔鬼的教官,那个在他身心留下梦魇的教官。他很疑惑:教官来这里也是为了怀中的塔罗牌?他静静地等待教官自己说出目的。

“47,塔罗牌交给我!”

教官来到他的身后,他可以清晰地嗅到教官身上浓重的血腥味,毛孔直立地感受到刺骨冰冷的杀意,和危险的气息。

他断定教官要杀他!

收起
平均评分 0人
  • 5星
  • 4星
  • 3星
  • 2星
  • 1星
用户评分: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