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者之路》免费试读_浪卡

时间:2019-02-18 09:10:46   浏览:次   点击:次   作者:浪卡   来源:qidian.com   立即下载

第一章 林间惊魂

青山之上,绿树成荫。

阳光被树叶撕成无数明亮的光斑。

山的名字很朴实,名为大青山,和依它脚下的青水村一样。

山有多大年龄,已经无从考证了,听青水村老一辈人说,从青水村建起的时候,山就在那里了。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青山屹立在那里,为青水村世世代代贡献着他的一切。

村里人以打猎和农耕为生。

此时,在夕阳的余辉下,它高耸入云,愈发挺拔。

山顶部云雾缭绕,山脚下炊烟渺渺,远看,颇有几分仙意。

“再近点儿,再近点儿”

“很好很好,再往前跳一下,一下!”

草丛中,一只灰毛野兔正在愉快地嬉戏,殊不知,它此时正面临着生死危机!

在它不到半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捕兽夹!

离草丛不远,一颗大树后面,卧着两名少年,其中一位正在兴奋的低语。

“嘿嘿,马上你就要落入我手了,你着这妖艳的小牲口。”那少年两眼发光,兴奋地直搓手。

但是,总有一些不可预料的因素。

“啊啊啊,啊欠!”

在一声响亮的喷嚏后,两名少年只能望着野兔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三胖!!!!!”

刚才那名少年站起身,怒吼道。他叫林泉,大而亮的眼睛,高又秀气的鼻梁,小巧的嘴唇,白净的面孔。

十分的秀气。

只不过现在这张脸上满含怒意。

另一名被称作三胖的少年也站起身来,圆滚滚的身躯,胖胖的脸,小小的眼。

倒也是憨态可掬。

他乃是村里猎户金家的孩子,是林泉从小的玩伴。

大名金富贵,家中行三,因此也被称作三胖。

三胖脸上很不好意思,憨憨笑道:“这个,小泉啊,我昨夜蹬被子,着凉了,实在对不住哈。”

林泉霎时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跌坐在草地上。

“每次都是这样,一到关键时刻你就掉链子,下次打猎一定不带你了”

“林泉你行了吧,你想想看,俗话说的好,那兔子急了也咬人啊。就算是抓住了,取它的时候万一咬伤你,那多不好”

“你滚!!”

………………

“那现在怎么办,天都晚了,我们回去吃饭吧?”三胖搓搓手,道。

“哎,你说的也是。”林泉摸摸瘪瘪的肚皮,揉揉卧了一天酸疼的肩膀。

“该死的,老子忙活了一天,好不容易撞到一只兔子,还被你给吓跑了!!”说到着儿林泉又忿忿瞪了三胖一眼。

三胖到底是理亏,讪笑道:“算了,先回去吃饭吧,捕兽夹先放在着儿,没准儿就撞大运了呢,吃完饭村口碰头,我陪你回来看夹子。”

“唉,好吧好吧,算我倒霉。”林泉叹口气。

两人信步下了山,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地长长的。

刚走到村门口,便看到一女子在焦急地等候,见到林泉二人,眼前一亮,跑了过来,一把拧住三胖的耳朵。

“说了让你早点回家你怎么不听,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疯,这次还叫上人家小泉。”女子满脸怒容,抓着三胖的耳朵不撒手。

“说!是不是怂恿人家跟你一起干坏事了!”

“不是不是,我真没有,娘你松手,疼……疼啊!娘我……我错了,真的错了。”三胖五官扭成一团,脚尖踮起,耳朵都被拽大了一圈。

等教训完三胖,女子转身对林泉和蔼一笑,道:“小泉啊,天都快黑了,吃饭了吗?没吃来大娘家吃上一口?”

变脸之快,让三胖不由得感叹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林泉笑着摆手道:“谢谢您了,不过家里已经做好饭菜等我了。”

“那你早点回家,别让大人担心。”女子仍旧和蔼可亲道,同时瞪了可怜兮兮揉耳朵的三胖一眼。

“还不快给我回家!”

望着远去的一对母子,林泉咬了咬嘴唇,眸子中浮现出一丝艳羡,他的手不断摩挲着脖颈上的那块赤玉,眉宇间浮现出淡淡的伤感。

他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

“呦,我们的大英雄回来了,让王姨瞧瞧,打到什么了?”

村中,一处房屋内,一位中年妇女把菜端上桌。望着空手而归,垂头丧气的林泉,打趣道。

“哼,要不是三胖关键时刻掉链子,把兔子惊跑了,我一定能抓到它!”林泉撇撇嘴,很是不服输。

“哈哈,那就是说,我们的林大英雄第五十七次狩猎,又失败喽?”

“啊啊啊啊,真是的您还说”

王姨摸摸林泉的头,柔声道:“好了好了,只要我们家小泉没受伤,比你打到多少猎物我都高兴。”

这时,一名壮硕男子抗着锄头,进了屋。

“当家的回来了啊,来,喝口水,擦擦汗,吃饭了。”王姨把碗筷摆好,将一杯盐水和一条毛巾递给男子。

男子接过,将盐水一饮而尽,拉开凳子坐下,擦着汗道:“哦,看这样子,我家小泉又光荣失败喽。”

“才不是呢,宁叔,要不是三胖…………”

“行了,快吃饭吧,要凉了。等庄稼都收了,叔亲自带你去打猎。”那男子将胳膊搭在林泉的肩膀上,宠溺地刮了刮他的鼻尖。

“到时候一定马到功成!”

一盘芹菜炒肉,一盘炒青菜,一盘炒鸡蛋,在配上几样爽口的小菜,实在是一顿丰盛的饭菜,一家人吃得很香。

这对夫妻夫名李宁,妻名王凤。他们都是在清水村长大的,成人之后便拜了堂,夫妻恩爱,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但美中不足的是他们一直没要上孩子,于是在七年前便收养了年幼的小林泉,七年过去了,夫妻两个早把林泉当作自己的亲生骨肉。

晚饭过后,林泉拉开门就往外走。

“干什么去,天都快黑了!”王姨见状,立刻叫住了他。

“这个,我跟三胖他们约好了,吃完饭一起去抓萤火虫。”林泉脚步一停,他绝对不敢说上山去看捕兽夹,晚上野兽出没,如果说了王姨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去的。

“真是的,你们这帮孩子,万一碰上歹人怎么办。”王姨有些无奈。

“一定要快去快回啊,明天私塾就上课了”

“没问题!”

村子不大,林泉跑着,不一会就到了村口。

三胖已经等在那里了,脸上还黏着不少饭粒。

“嗝……走吧,瞧一眼去。”他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那个先不急,先把你的嘴擦擦,你每天是直接把脸伸到饭盆里吃饭吗。”

三胖:“…………”

等到了山脚下,已是傍晚时分。

“这,小泉啊,等到了那里,天可就彻底黑了,会有野兽啊。要不……咋们还是……”三胖望着阴暗的山林,身子打颤。

林泉心中也是有点儿发毛,不过一想到自己已经打了五十七次猎了,却连跟兽毛都没见到。他攥紧拳头,一咬牙。

“自己说过要陪我来的,是不是男人!只不过天黑了点就怕了,胆小鬼!”

说罢,他大踏步地沿着山路走了上去。

“姓林的你说什么,我,我才不胆小!”三胖胖脸一红,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嘘,慢点儿,慢点儿”

等两人走到了下午藏捕兽夹的大树旁,天已经彻底黑了,清冷的月光洒在山上。

“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三胖看看周围黑暗的树林,心砰砰直跳。

“嗷呜,嗷嗷嗷嗷”

前方不知是什么兽类在嚎叫,貌似受伤了。

林泉和三胖皆是一惊,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他放捕兽夹的方向!

林泉奔过去一看,不禁大喜过望。

借着清冷的月光,只见一只小老虎前爪被兽夹夹住,正躺在草丛中哀嚎。

本来它是在林中玩耍,追逐一只小鸟。

但它运气实在太背,不小心踩入了陷阱。

三胖也看见了,惊讶地合不拢嘴,要知道,哪怕是他父亲,也没抓住过小老虎啊!

林泉兴奋地浑身颤抖,只要将这只小老虎带回去,村里的女孩子不得崇拜死他。

巧了,三胖也有这种想法。

两人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但他们没有想想,这大青山里虽是有野兽,但最凶猛的野兽也不过是豪猪之类的,狼都没有,怎么会有老虎?

要是村里有经验的猎户在此,一定立刻掉头就跑,因为这种情况应该是小虎贪玩,走丢了。小虎身边一般都有凶恶的母虎陪伴,等它寻着气味找过来,便会撕碎一切敢于伤害它孩子的东西!

老虎虽小,但有猛兽的血性,它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冲两人咆哮起来。

“吼,吼吼,吼”

但毕竟是幼崽,不仅不显凶恶,一排未长成的小乳牙,反而有几分可爱。

“啊,虎小哥,你别叫了,乖乖贡献一下你的肉体,你的灵魂还是可以在林间驰骋的”

“没事,只要痛一下下,然后会很舒服的”

二人向小虎逼近。

三胖满脸堆笑,很是兴奋,刚才的害怕被兴奋冲到了九霄云外。

两人步步逼近,小虎见状,仰天嗷嗷直叫,像是在呼唤着什么。

“嗷呜——”

“它鬼叫什么”

“谁知道,快把它抓住,带回村里。”三胖搓搓手,满脸放光。

然而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就在他们即将触及到小虎之际。

异变突起。

“吼————”

王者之声,震彻山林,林中栖息的鸟类被惊地飞起。

二人心中一颤,知道大事不好,扭过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一只吊睛白额大虎蹲在到二人身后,身长一丈有余,足有半人高,身上腥风扑鼻,显然它就是那只小虎的母亲。

“卧……卧……卧槽!”三胖连连后退,吓得浑身发凉,话都说不利索了。

小虎是这只大虎的子嗣,因为调皮出去玩耍走丢了,此时大虎终于找到了它的孩子,却发现这两个愚蠢的人类竟然想伤害她的孩子!

它立刻就想撕碎面前的人类给她的孩子当夜宵,但毕竟还是孩子要紧,它赶忙走到小虎近前,察看小虎有没有受伤。

当它看到小虎被夹住的前爪,铜铃大的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

它张开血腥巨口,锋利的犬齿上还残留着不知是何种动物的血迹,只见它用力咬合。

补兽夹竟被母虎从中生生咬断!

小虎脱困,欢快地在母虎周围跑着。

母虎温柔地舔了舔小虎的额头,随即目光冰寒,喉头发出低沉的咆哮,缓步向林泉二人踏去。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两人甚至能够听到自己汗珠滴落的声音。

二人想跑,可发现身体已经不听自己支配。

母虎缓缓走来,二人已经能清楚地看到它嘴角上补兽夹的木屑和殷红的血丝。

死亡的阴影笼罩了他们。

此时,林泉脖颈上的赤玉突然颤动了一下,溢出淡淡的红芒。

与此同时,青山之巅,白云之上。

有一男一女,两道身影。

他们盘坐于飞剑之上,浮在空中,缓缓飞着。明月的清辉洒在他们身上,仙气缭绕,显然不是凡人。

“灵儿师姐,我们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这样一起赏月了吧。”男主一偏头,向女子笑道。

“是啊。”女子也是笑着,月辉洒在她身上,整个人显得轻灵无比,宛如月宫仙子一般。

“嗯?!”她目光无意中扫过脚下青山,发现了这惊魂一幕!

那男子也是随着她的目光看去,目光森冷如剑地射向母虎。

那母虎正准备动手,但一瞬间全身被一股森然之意压趴在地,野兽的本能告诉它,只要它敢再动一下,就会被绝世宝剑千刀万剐!

“这两个孩子真能闹腾,天黑了不回家睡觉,偏要跑到山上给老虎当夜宵。”女子饶有兴趣地盯着二人,轻启红唇道。

“跟你小时候蛮像呢,你这么大时非要独自去蛮兽之森去捕猎青冥狼,结果运气不好,碰上了狼王”

“你完全不是狼王的对手呢,但狼王也咬不动你的护身法宝,最后你没事,只是弄得灰头土脸,别提多狼狈了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还有你把那老虎赶走就好了,不要杀生,屠杀凡俗生灵可是要沾染业力的。”女子见男子脸色越来越黑,掩嘴一笑道。

“………………,是,是,师姐仁慈。”男子面部抽动了几下,应道。

随后,那母虎只觉身体一轻,那股恐怖的气息消失,它不敢再作停留,叼起小虎,钻到树林深处。

赤玉仿佛感觉到了林泉已经摆脱危机,围绕在其上的红芒又消散了。

整个过程连林泉自己都没有察觉。

林泉二人浑身都被冷汗津湿,见母虎不知为何逃走,心中也来不及奇怪,跌跌撞撞向山下村子里跑去。

而那两位仙道中人见二人无恙,也是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第二章 宁静的日常

二人脸色苍白回到家中,也不敢提这事,只说是被山风吹地着凉了。

但他们胆都被吓破了,都是病了一场,林泉还好点,三胖一下子瘦了十多斤。

三天后

“那我走了哦。”林泉向还在忙碌的王姨挥了挥手。

“你病刚好,放学早点回家,不要乱跑,我炖了鸡汤给你补补”

“好的!”一听到有鸡汤喝,林泉心情顿时好了。

在初夏,即便是早晨,阳光也是暖洋洋的。林泉随手拔了根路边的野草嚼着,懒洋洋的向私塾走去。

私塾不远,就在村东头,是个落魄的老秀才开的,他的名讳林泉不知道,只知道大家都尊称他为王先生。

走着走着,林泉忽的觉着有股风向他刮来。

不用想也知道是三胖那家伙。

他故意装作不知道,就在三胖即将碰到他的那一刻,嘴角上扬,身体转过一个飘逸的弧度。

三胖一个踉跄,险些摔个狗啃泥。

“啧,怎么了,给你个惊喜不好吗”

“什么惊喜,惊吓才对吧,死胖子。”林泉白了他一眼。

“什么叫死胖子,小爷我这次也是因祸得福,瘦了十多斤,从此我就是一个灵巧的瘦子。”三胖一边说一边挺了挺他就算瘦了十多斤也依旧突出的肚子。

“你这孙子还有脸提,要不是你吓跑了我到手的兔子,我至于大半夜上山,差点被老虎吃掉吗!!!”林泉狠狠瞪了他一眼。

三胖没有还嘴,此时他也有些后怕,说起来他金富贵十多年来干过调皮捣蛋的是数不胜数,但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小命都差点不保。

说着,他们远远已经能看见几个同上私塾的孩子和私塾那几间茅草屋的轮廓了。

“那件事想想就后怕,反正咱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不要再提了,现在我有个严肃的问题。”马上要进私塾了,三胖道。

“有屁快放!”林泉眼睛一鼓。

“上次老王留的功课,背了吗?!”

听到这话,林泉脸上表情一下子沉重了,他用犀利的目光扫向三胖,坚定的张口道。

“没!”他这话倒是说的理直气壮,让人感觉他好像做了什么得理的事。

此时,林泉清澈透明的眼眸和三胖猥琐的小眼睛四目相对,二人皆是明白了什么,三胖嘿嘿一笑道。

“巧了!”

三胖一把揽过林泉的肩,把脸凑近,故作神秘道。

“你慌吗?”

林泉也是微微一笑道。

“不慌!”

三胖自认为很有魅力的一撇嘴。

“有魄力!”

他们每日上私塾之前都要来这么一出,自认为很有意思。

进了私塾,因为怕王先生提问功课,所以他俩挑了两个靠后的位置坐下。

他们刚坐下,平日里的狐朋狗友就围了上来。

“你们怎么三天没来,生病了?”

“嘿嘿,他们生病?鬼才信!我看是偷钱买糖葫芦让家里大人罚了吧哈哈”

“…………”

“安静安静!”三胖猛拍桌子。

等众人终于安静下来,三胖就开始吹嘘他自己的经历,什么智擒小虎啊,什么勇斗大虎。

“最后,我也身受重伤,就没抓住它们。没有为民除害,唉,可惜,可惜。”三胖手扶额头,连连叹气。

呵呵,还勇斗大虎,你差点就吓尿了好不好,林泉心里暗自笑道,懒懒地趴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他。

众人也是不信,一起嘲笑三胖。

正吵闹着,不知谁叫了声,老王来了,于是所有人都迅速窜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朗朗读书声响起。

除了三胖。

他刚刚跑去前排和几个女孩子吹嘘自己,这时正慌忙往林泉身边赶。

楚国不像其它国家那么重男轻女,提倡男女平等,女性也可读书习字,也可入朝为官。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推开了私塾的木门,他步伐稳健,完全不像一个老年人的样子。

三胖赶忙蹲下,企图瞒过王先生,偷偷回到座位上。

但老人目光锐利如鹰,一眼就发现了他。

“金富贵!你以为你蹲下,我就看不见你?!”

全体私塾成员笑得前仰后合,林泉也不例外。

“三天没来,来了就捣乱,放学以后罚你抄今天的功课三遍!”

林泉向他投向同情的眼光,不过在三胖看来,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

等温习完以前的功课,再听完先生讲完那些拗口的古文,除了苦逼的抄功课的三胖,众人便放了学。

林泉拍了拍三胖肩膀,不去看他泪流满面,抬腿走了。

“快抄吧,抄完才能回家,速度点,这里可不管饭”

夏季的黄昏很闷热,林泉摸出仅有的几个铜板向村中卖糖葫芦的作坊走去,死磨硬磨,愣是让人家给他多穿了两个山楂。

他一边咬着糖葫芦,一边向家走去。

因为已经快到饭点,炊烟渺渺,各家都要开饭了,饭菜的香味钻进林泉鼻子里,林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他紧走几步,最爱的鸡汤还在锅里等他,他美美地想着,当林泉将最后一个山楂咽下肚,终于看到了那间熟悉的小院儿。

闻到那诱人的鸡汤的香味,他再也等不及了,向前奔去。

落日的余晖打在他的脸上,这一刻他无比幸福。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收起
平均评分 0人
  • 5星
  • 4星
  • 3星
  • 2星
  • 1星
用户评分: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