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大宇宙》: 穿越

时间:2019-01-28 12:34:36   浏览:次   点击:次   作者:镇元时空   来源:qidian.com   立即下载

第一章 穿越

2020年的夏季格外闷热,s市的交通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交通主干线上那些轿车又排起了长龙。十字路口密密麻麻的人群和天气有一拼,一样的高!

吕衍,男,32岁单身狗,和大多数进城打工仔一样在发着某地产卖房子传单,挣点能每天吃半饱饿不死的微薄薪水。就在半月前因为和主管吵了一架被开除了。在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现在社会,没有学历找份满意的工作太难了,对吕衍这个处女座完美主义来说这是一种难言的煎熬。

酷热的天气让吕衍加快了发单的过程,反正做工精美的扇子状传单对市民来说还有额外用途,都不介意多拿一个。

突然原本伸出去的传单,并没有被人拿走。这时原本走动的人流停下了脚步,都拿着手机向身后拍照,好多等绿灯的人也下了车向身后看去……

议论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快看!海市蜃楼;快看!人间仙境!啊!你看那个东西难道是外星人入侵!啊!好多神仙哦!那是什么好多骷髅啊……

吕衍也向后看去,只见原本万里无云的空中各种神话传说中的人和生物一闪而过,犹如一个巨大的镜面覆盖上空,只是有一点不和谐的事,就是镜面上的裂纹逐渐增多,裂缝在加大!

幽深的裂缝中不断有奇怪的东西飘出来,丝丝七彩光华布满半个天空……

现实中无论科学家还是教授们都一直否定神的存在,仙的传说。高层们一直在掩盖真实,那些一直发生的,从未断绝过的未解神秘现象,总之在这个无比痴迷科学的现在,又有多少人还相信仙神的存在。

等一直被否定的神话,真实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无法被掩盖。将对普通人是怎样的一种冲击!

但无论怎样神话生物的出现,还是那些个似外星人的舰队,对现实世界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在这种恐怖存在面前,地球上无论那个国家都不能与之相抗。核弹,中子弹对这种存在来说估计和烟花没啥区别!

z国太行山中一处神秘的地方,有一座古老祭坛矗立在那里,犹如上天孕育镇压万古,似乎存在这一世界又似乎平行于这个世界,宽大的石阶徐徐而上,等五面体向上逐渐递减,祭坛中心朦朦胧胧,让人看不真切。一道巨大无比的光柱从祭坛直冲天际,跨越空间打入布满裂缝的镜面,那些个裂缝由如被逆转了时间,飞快的收缩。那些迸发的不知名流光肆意抛洒。

人群中的吕衍惊讶的看着那些流光进入人的身体,一旦接触就会倒地,不知是死是活,对于未知人们总是恐惧的,求生的本能支配人体进行躲避,逃向安全的地方,所以大多数还能活动的人都向相反的方向狂奔……

什么时候昏迷的吕衍并不清楚,等他醒来的时候首先感觉到身体的不同,以前那羸弱的被重度污染的被化学物质摧残的身体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健康,那些呼吸到肺里的空气都是那么清新,浑身充满力气。

深吸一口气,让头脑从朦胧中清醒过来,睁开眼打量四周,发现自己被束缚在一个树洞里,只有上面一个四米左右的洞口能见光,洞底方圆十米左右,不知名液体充满洞底,洞壁成不规则排列,细看的话有和树根或者蔓藤类似的东西充满整个洞壁。

吕衍就是被这种东西束缚在洞底,动弹不得。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了,怎么说呢,反正是那个洞口白了黑,黑了白如此往复了十来次。这些天也让吕衍弄明白点事,就在这几天中,有人类、有野兽的头颅或者心脏或者翅膀被扔进来,落在洞底的液体里,第二天被腐蚀的一干二净,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就像胃液把食物消化。

有点弄不明白的是那些液体也会把吕衍覆盖,但结果却不一样。吕衍非但不会被腐蚀,反而每到覆盖的时候浑身充满舒坦,对就是舒坦的感觉,吕衍觉得没有感觉错,就是这种感觉。所以一直于过去十来天吕衍都没有被饿死。就是不能自由活动把吕衍憋的够呛。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吕衍就这么一天天的挺尸,如果不出意外,估计能到天荒地老。不是这个存在先死就是吕衍先死,唯一的希望就是耗死这个存在。不过根据从扔进来越来越恐怖的生物惨肢碎片,估计吕衍耗不过它。你说为什么恐怖,看看就知道了磨盘大龟壳、房子大的狼头,龙型生物的龙头,忘了说了在漫长的岁月中洞的体积也略微增大。

就在吕衍以为就要老死在这里的时候,,一条十几米长的神龙模样生物被扔了进来。吕衍神情呆滞,这只龙不是残肢是个整个的,不过也是死了。尽管知道这里或许不是地球,以前的生物还能接受,那点进化论的残留还能解释生物变异巨大化,但干死神龙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离谱的!

不知名液体上涨,迅速覆盖龙尸。不知道是神龙鳞片特性还是什么东西保护,有股神秘的力量在保护龙的躯体不被液体侵浊。

龙尸被液体覆盖着,吕衍看不到也懒得细看,反正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消化了多少种生物,估计龙尸也不例外。吕衍唯一在乎的是那种舒坦感觉,左等右等的舒坦感觉没有等来。在这漫长岁月里吕衍的唯一爱好,精神的安慰,肉体的食粮。

那头龙该不会是豆腐渣吧!冒牌货!怎么说也是传说中的生物,能量应该很强的,吕衍如是想到。

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能量是吕衍根据自己的舒坦时间来计算的,越强大生物舒坦感觉时间越长,舒坦感觉品级越高。

噗!咕噜咕噜!唰!!!龙尸飞出液体,悬浮在空中,不是龙尸是神龙。随即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哪个该死混蛋诅咒我,我了槽的!吞天邪树果然不是那么进的,我的龙爪,我的龙尾。该死的杂种龙!西方的野种!我要让整个西方龙界不得安宁。”

这时神龙看向下面的液体,这就是噬神液,传说中能腐蚀神魔的强大液体。绿油油液体表面倒影这神龙的模样,原本英俊的一对龙角不见了,只剩下光禿秃脑门,随即凄厉的吼叫充满整个洞穴!

刚有点舒坦感觉的吕衍突然中断了,听到神龙的骂声觉得还是装死为好,这么牛二冲天的主,知道诅咒祂的人是自己,还不立马嗝屁着凉!

巨大的龙吼击起吞天邪树的本能,那些原本沉寂的树根或者藤蔓席卷整个洞穴,慌乱中束缚吕衍的藤蔓终于松脱,吕衍跌入噬神液……

神龙也知道闯了大祸,本来在万全的准备之下还能九死一生,万一有幸得到那个旷世奇缘,弥补道基的损伤,大道可期,又可以报的大仇!

但是这会估计是十死无生了,想起那个古书中的记载,吞天邪树吞天食地无所不能,就是处在九天之上的仙都不能全身而退,必有它的厉害之处!就是十死无生也要拼一把,为了修行不得不谋求一丝机会,否则今生无望大道!

顿时神龙心里一横,吐出龙珠玩命似的发出各种攻击,神龙以兴云布雨闻名,但不是说别的法术不厉害,五行法术那是拿手绝技,奈何邪树洞体内有特殊的禁制或者说立场削弱其威力,折腾了半天收效甚微。

吕衍落入噬神液中没法呼吸,憋的浑身难受,胡乱挣扎,平时他被藤蔓束缚的位置较高,虽然液体覆盖他的身体,但是没有抹过脑袋,不然哪怕不会被腐蚀掉也早被淹死了。

吞天邪树名为吞天当然不会是吕衍看到的那么点肚量,实际液体之上只是冰山一角。液体之下的恐怖根本不是吕衍能想到的。就是神龙也不清楚,古书是残缺的,缺页断章让神龙根本不清楚怎样的凶险。吕衍挣扎也没法摆脱液体,他是一个标准的旱鸭子,游泳是别想了根本没学过,也没时间学,穷人的时间都是很挤得,恨不得会分身打两份工多挣点钱,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黄天不仁,以万物为邹狗,修炼界也是。

渐渐的吕衍没有力气再挣扎,身体的窒息使身体严重缺氧,只有那求生执念顽强的支撑着。渐渐的下沉下沉,液体里的能量等级逐渐加强,品质等级逐渐升高,但是已经感觉不到舒坦的感觉了,因为现在吕衍都没有触觉了!

有莫名的生物噬咬吕衍的躯体,一开始只能留下血痕,再后来被咬下肉,随着越来越深只剩满身的骨架,但同时吸收的能量也越来越多……

吞天邪树并非单靠捕猎生物吸收能量,否则就凭那么点能量早就完蛋了真正的能量来自于它扎根的太行山脉,这才是支撑它巨大身体的能量来源……

第二章 佣兵小队

太行山绵延70000公里,你没看错!确实大了一百倍,离当日发生入侵,已经过去了几千年了。地球也非昔日的地球。

在吕衍被噬咬的同时,神龙攻击也从表层打向了液体的深处,为了机缘神龙也是拼破釜沉舟了,修为无法寸进的痛苦,大仇未报的痛苦!在各种底牌尽出的情况下,还是很威猛的,那是怎样恐怖的战斗吕衍不清楚。不过要是有人在外面看的话,吞天邪树的树体不时破裂巨大的口子,体内随着攻击彪了出来的噬神液和不明生物。吕衍就这样随着某道攻击打了出来。

被莫名生物啃食的只剩下骨头的吕衍危在旦夕,从流光进入躯体开始,法则就和宿主成了共生关系,宿主死亡则法则消散。吕衍死去两大法则怎么可能让这种情况出现。在漫长的岁月中作为对立面的两大法则是不可能合一的,在这危急的时刻不得不合一。

祂们两个都不具备修复躯体的力量。只有合一的力量才能挽救吕衍的生命。随即两大法则冒着湮灭的风险开始了融合,作为主体的吕衍灵魂意识体承担了这个重任。获得力量是有风险的,如果意识体没有匹配的念头和法则融合,结果是变成没有思想行尸走肉。

这一过程看似平静,却不知吕衍的意识里两大法则湮灭死亡多少次了,终于在不知道多少次之后完成了融合。合一的法则和吕衍融合完成,吕衍掌握虚实力量。

新生的虚实力量吸收周围能量化虚为实修复变成骷髅骨架的吕衍。

太行山上大凶之物吞天邪树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每一个大凶之物爆发都会生灵涂炭,做为最近的神城冀州怎么会不去探查,面对这么危险的工作,相对廉价的佣兵工会才是最理想的选择。

所以,冀州神城范围内的各个聚集地工会告示牌上都多了这么一项,无级别任务:探知吞天邪树发生了什么,凶兽暴动起因。

秋风佣兵团就是领了任务的佣兵团之一,深入太行山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做为组建不久的小团体这次出来也就是跟着喝点汤,在边缘捡捡漏,补给下聚集点的物资。

马上冬季又到了,凶兽暴动让今年的收成不太好,仓库里的粮食不够过冬。秋风副团长王丽甩甩头不敢想下去了,理了理不存在的乱头发,想给手下带来点自信。

秋风佣兵团不大也就二十多个人,这次出来比较危险,也就带了实力较高的四人,看着四人休息好了,准备继续搜索。

这次无级别任务奖励丰厚吸引力几个实力强大的佣兵团前来搜查,经过几大佣兵团的扫荡等级高的凶兽不是被杀死就是吓跑了,离开了这片地域,造成了暂时的安全的空挡。

野外除了凶兽还有不少价值颇高的药草,当然要是价值真高灵草神药,大佣兵团是不可能留下的。剩下的都是价值不高不易携带的,这就成了这些尾随捡漏佣兵团的收获,当然这样做也为大佣兵团迎来了好名声。当然也有以打劫为生佣兵团,完全不在乎名声,这里暂时不提。

秋风佣兵团的搜索并没有带来很大的收获,眼看冬季临近,王丽不得不做一个冒险的决定,深入危险区找些有价值的药草换些过冬的粮食。另一个选择太难,要赌自己的幸福。嫁给野狼佣兵团少团长,可是刘少团长劣迹般般并不是她的想法。每一个少女都有一个梦想,刘大少并不是她的好选择。

吕衍的身体修复是很缓慢的,在这个危机四伏太行山,就算是边缘也是很危险的,凶兽饿急了是不管他身上有几两肉的,幸运的是他身上粘着些藤蔓组织和噬神液,过来的野兽都被融成了营养液修复着他的残躯。就这么躺了几个月。

他的意识早就清醒了,奈何不能动。醒来后他看到自己的惨状吓一跳,再镇定的人看到自己变成骷髅估计都不能平静,如果不是看见那骨头表面缓慢生长的肉芽,他就想这么死了算了。

第三天的时候谷里来了一头的狼,一头受伤的狼,面部狰狞,毛发上有大片的血痕后退走路不利索,估计是争斗食物或者配偶留下的伤,身上大部分成灰色,脖子、前胸和腹部有大片的白毛,吕衍还是第一次看见狼,以前都是电视里看。

看到吕衍的骨头肉,这头狼没有挑食,现在身体受伤严重,有口吃的已经不错了,慢慢的走到吕衍的骨架前准备享用这对大餐。

那狰狞的面孔,锋利的牙齿。吕衍似乎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可是只剩骨头架子的吕衍根本不能动!

随即闭上了刚刚修复不久的眼皮,等在死神的到来。

碎裂的声音没有听到,到是听到了野狼一声恐怖的残嚎,睁开眼睛得吕衍看到那令人恐惧的狼嘴已经融化了半块,被野狼咬着的左手绿油油沾满了液体,修复的速度明显显快,最后整头狼都被吕衍融成了液体吸收了。

第五天来了头豹子也被吕衍吸收了,第八天的时候来了头山猫,为什么是头不是只看个头就知道了和狼不相上下。第十一天……第一十七天……二十五天……

转眼三月过去了,吕衍总算修复完整了。站起身来,跳上巨石,扭扭腰伸伸腿,仰天大吼!啊……!啊……!!啊……!!!

吼出这么长时间的郁闷,吼出这么长时间的压抑!静下来想想这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看周围环境一看就不是自己熟知的世界,从醒来就没有能用以前知识解释通的的东西……

恐怖的洞穴,磨盘大龟壳、房子大的狼头,龙型生物的龙头,神龙……

啊,臭流氓一声惊叫打破了吕衍的思绪……赶忙跳下时候遮住身形……

秋风小队慢慢深入那些没有大佣兵团扫荡过得地域,搜索名贵药草。吕衍的叫声传了过来,善良的王丽听到人的喊声以为有人遇到危急,本着看看能否救人的心来这里看看能否出手,能救就救,不能就就放弃,再善良也要量力而行。

那曾想看到一条白花花的大男人在那裸体站着。小队的其它成员听到喊声也都跑了过来,由于位置关系来的比王丽晚还在路上。听到王丽的骂声,耿直的铁柱有人敢非礼副团长那还了得,老团长出门前让自己照顾好副团长,那容的别人非礼!

铁柱双拳立马钢铁化就要揍吕衍,铁柱的样貌还是很唬人的,身长八尺,燕颔虎须,大头环眼,声若巨雷,势如烈马,两个硕大的铁拳好不威风。这两双拳要是打下去估计得要吕衍半条命。

虽然有些受惊但王丽还是善良的,不想闹出人命。出言,铁大哥先别打问问怎么回事。

吕衍在大石后边提心吊胆的,照实了说肯定被当成神经病,拉走做各种可怕的实验切片,嘶不敢想。虽然语言没变但无法相信还在地球,编假话又不了解这个世界,非常容易被拆穿。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失忆,一问啥都不知道,不暴露让他们自己脑补,进了城市或着到了人多的地方在做打算。

听到那个女的要问话。随即出声大喊女侠,大英雄饶命我也不想的,可是我醒来就躺在这里了,衣服也不知道被谁弄走了,我正在想怎么办就被女侠看到了,冤枉啊大英雄!

铁柱眼一瞪,那你是哪里人为什么跑到大深山的。

吕衍做头痛欲裂状思考,我想不起来想不起来,头好痛!啊……啊啊……

还是王丽副团长心软,没让他继续想下去,记不起来就以后再说吧,太行山危机四伏看你瘦弱的模样应该很难走出去,不如跟着我们一起回聚集地。

好的好的,谢谢女侠谢谢大英雄!

王丽向旁边一扭头说,李辉他身材和你差不多,给他套备用衣服吧,光着身子可不好。李辉从背包里拿了件衣服扔到了大石后边。

一开始吕衍还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他身上那些液体是所有有机物质都能融化,毕竟凶兽融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所以一开始吕衍也没想找点树叶或者茅草啥的做个裙子遮遮羞,修复完毕后那些液体也消失不见了,不知道皮肤有没有变得正常。再说这破山谷也没估计到有人来,毕竟仨月都没看到人影。

既然女侠命令就试试吧,不行再说。随即穿戴了起来。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衣服并没有被融化,穿戴完毕来到了秋风佣兵团五人的休息处和他们一起出发搜索。王丽瞅了一眼吕衍,穿戴好了看着还算长得可以,第一眼那白花花的都没敢多看。

随即向吕衍介绍到我们来自秋风聚集地的小型佣兵团,三个月前太行山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附近凶兽暴动!临近的聚集地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我们秋风聚集地的粮食作物损失比较大,不得以入山寻些收获以便过冬。

收起
平均评分 0人
  • 5星
  • 4星
  • 3星
  • 2星
  • 1星
用户评分: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