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江》——一条安达鲁狗

时间:2019-01-21 17:07:30   浏览:次   点击:次   作者:一条安达鲁狗   来源:qidian.com   立即下载

侠使万江(前序)

万江

腹部位于三峡,位处中部,水路通海,两岸高山,千百溪河,三江汇聚,水商繁盛,千百坐城镇东起平原西至黄沙皆属万江。

在这里,是绿林好汉的聚集地。在这里,随处可见诗人学子吟唱风骚。在这里,受人尊敬的不是大儒不是富商,而是,侠。

真正的侠,为人,为民,为心,为漂泊。

江湖有侠自然就会有盗,盗叛道,违心,违剑,为利益。

不过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不为人为民也不劫富济贫,但他们却总是在诛杀恶人。说他们是善,可他们却偏偏又会随心杀戮,他们受人尊敬的同时也被厌恶甚至害怕着,总会有人害怕他们突然出现在身后割掉自己的头颅。

没人明白这些人想要什么,为了什么。他们能一掷千金买一醉,也能抱着手里的剑头枕风尘。似乎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除了美酒和手里的剑,只有能够为之献身的道义,这些,就是一切了。

他(前文)

爱情是什么?

是剑下的亡魂一批又一批前仆后继。

......

他们纠缠着我影响着我出剑的速度。

那你的剑为何依然这么快?

因为我会杀掉他们的伴侣,让他们看到自己伴侣惊恐求饶甚至为了活命出卖爱人时的面孔。

……

那友情呢?

友情?!他们都在酒里了。

他背靠着枯木仰头拿起葫芦灌下一口浊酒,酒液一滴一滴划过嘴角滴在怀里漆黑的长剑上。

我不敢在说话,甚是害怕说错话下一刻头颅搬家,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能明白他的心受到了触动。

因为就在我们眼前不远处新起了一坐新坟,新坟就在桃树地下,花瓣随着微风洒落在坟头,这个场面本该是很不错的,但旁边那滩已经干竭的血液好似在嘲讽着这里的一切。

就在刚才,他如以往一般将剑抵在目标的脖子上,只需要轻轻一割,那人便会如刍狗一般脆弱的被收割。可他没有,他在等,等那人惶恐求饶,等那人为了活命丢到尊严和骨气,等那人为了活命,抛掉他嘴里所谓挚爱的伴侣。

这是他的规矩,也是他的乐趣。

可没想到的是那人竟然会将自己的脖子送到剑下,眼里露出解脱,还静静闭上眼睛。我惊讶的看着那人,那人是第二个,我想给那人求饶,祈求他放过那人,可看到他冰冷的剑芒,我张张嘴却是不敢说出口,因为我只是他的剑奴,没有任何身份和地位,如果再去祈求他违背他的规矩,后果就是再断掉一只耳......

他杀了那人,在那人怀里找出一块手帕和信封,打开后一时间变得惆怅,我不敢出声,拿出背后木匣里的铲子,在桃树下找了个好位置挖坑,如果是其他人,自然没有这个待遇,有这个待遇的人,目前只有两人。

而他也只是默默在一旁抱着剑看着我,我的行为,得到他的默许。

将那人入土为安之后,我看见他眉头紧皱,他手里的信封幅度极其微小的在颤抖。那一刻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的心掀起波澜。

……………………

“小六,走了。”他喊着我,我没有名字,他便随意唤我小六,为何是小六?我想可能是之前有五位前任吧。。

剑奴就是一个持剑的随从,我是在三年前被他在洲城捡来的,别人的剑奴都是为主人持剑的,而我却不是持主人的剑,他的剑从未离过身,他的剑比爱人更加忠诚,他也从不会让我触碰他的剑,稍有接近便会头颅搬家,我所持的剑皆是死在他剑下人的剑,有被誉为第一快剑的青月剑,有慕容庄的传承宝剑,有剑圣徐侠的佩剑……

在这乱世,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最值钱的却也是人命。

收起
平均评分 0人
  • 5星
  • 4星
  • 3星
  • 2星
  • 1星
用户评分: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