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重生

时间:2019-01-13  点击:20次   立即下载

第一章 重生

作为一个温和无害的宅男,米嘉对一个人最大的憎恨,也只是把那人彻底的驱逐出自己的视线。他删掉了伊南娜的威信、QQ、微博、手机、座机、学校论坛好友,贴吧好友,知乎好友,消消乐好友等等。

最后是东狗的送货地址,最下面那个选项是伊南娜的住址,也是米嘉和伊南娜有私下交往的开始。在以前他们只是普通的大学同学,根本没说过话,后来伊南娜想要买个U盘,米嘉在东狗有会员,能便宜一些,于是就帮伊南娜买了。然后伊南娜给米嘉U盘的钱,又互相加了威信。

如果不是有这么个地址,也许米嘉和伊南娜永远不会有交集,最多在同学会上点点头,然后交错而过。如果是这样那多好,米嘉删掉了伊南娜的地址,好像删掉了心里最重要的东西一样,往后躺在床上,怎么都止不住。

天花板上长着斑驳的青苔,这间市区中心的老房子是米嘉父母辛苦一辈子才挣下来的家业,交给米嘉才几年,就被米嘉败掉了。他要怎么去见父母?

大学毕业之后,米嘉到处面试,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伊南娜集合了一帮同学创业,米嘉也加入了。开始的时候看起来形势很好,大家纷纷出钱入股,米嘉也出了几万块。后来生意越做越大,需要的钱也越来越多,还引入了天使投资。

然后伊南娜告诉米嘉公司缺一笔现金,如果没有这笔现金的话,就要被低价收购,有了这笔现金能撑过去,就可以发展壮大。这笔钱公司只需要十几天,最多不过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肯定可以还。伊南娜已经把自己的房产抵押了,可还差六十万。

于是米嘉把自己的房产抵押了,借了六十万拿给伊南娜。当时伊南娜再三跟米嘉保证,一个月之内肯定会还钱。

结果当然没有还,借款期从一个月到三个月,再到半年。六十万不够,又陆续多借了二十几万。然后公司就倒闭了。米嘉去找伊南娜,才发现伊南娜已经跑了,公司的账上根本没有钱,他那六十万一进公司账户,立即就被划走了,根本没有用在公司运营上。

现在米嘉什么都没有了,还不上钱的话,房子很快就要被收走。他家里只是普通家庭,父母身体不好,回乡下疗养,才把干了一辈子换来的宿舍房交给米嘉,哪里有这么多钱。

被收了房子还不算,还有那二十几万,都是高利贷,米嘉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哪里还得出这么多钱。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多,非但没有为家里赚钱,还把家产全都赔光了,欠下一大笔外债,他还有什么面目见父母?

看看手机,银行威信白条都没有余额了,钱都花光了,冰箱厨房都空空如也。倒是还有半瓶做菜的二锅头。米嘉一口气灌了下去,他酒量很弱,喝完以后浑身发热,脑袋昏昏乎乎的,往后一躺。

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呢?没有了房子,背上巨额债务,没有工作,父母身体不好。也许米嘉的一辈子就在这时候结束了吧,只能拼命干活还钱,最少也要二三十年才能还清,人生没有了未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手机的威信嘀嘀嘀响了起来。米嘉下意识的爬起来拿起手机,居然是伊南娜发来的消息:“米嘉,你找到工作了吗?我们这种三线城市根本没什么好工作,顶多两三千的工资,做一辈子也没法子。给人打工不如自己创业,我打算自己创业,你也一起来吧!无限的未来在等着我们!”

这是怎么回事,米嘉不是已经把伊南娜的威信删掉了吗?而且这话明明是米嘉刚毕业的时候伊南娜给他吹的牛,难道是穿越了?不会是穿越吧……米嘉拿起手机一看时间,还真是穿越了!不会是真的吧?这么不科学的事情,难道是有谁调了他的手机时间跟他开玩笑?

米嘉立即打开电脑,上几个大网站一看,还真是穿越了!他回到了两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

穿越了要做什么?当然是要赚大钱。可米嘉一个宅男,既不炒股票,也不买彩票,穿越回两年前,能怎么发财?早知道应该记下来彩票号码。

彩票可能不靠谱,穿越了可能会变。股票总应该是固定的,涨跌不会有太大区别。为什么他就没玩过呢!真是太后悔了!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不过想到房子,米嘉的心情又好起来,就算不能发财,至少保住了房子,只要再找个工作,就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不用家破人亡,不用身负巨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一边刷手机,一边刷电脑,确认了一次又一次,又打了自己好几巴掌,才终于确认,真的是穿越了。

确认之后米嘉忍不住哭了起来,看看威信上居然还有一千多块起的余额,立马订了个全家桶来庆祝,自然不是kfc的全家桶,而是楼下一家山寨炸鸡店的全家桶。虽然说是山寨,可是便宜味道又好,一整个炸鸡才15块钱,比KFC划算多了。

全家桶里面有一只藤椒炸鸡,六块奥尔良鸡翅,鸡米花,土豆泥,玉米棒,两升的可乐,只要60块钱,还是新鲜炸的。炸鸡店就在楼下,马上就送了上来。

藤椒鸡外皮炸得酥脆,里面的肉鲜嫩多汁,连骨头都有味道,撕下鸡腿连皮带肉咬下去,充分享受美拉德反应出来的焦香肥美,再来一大口冰镇可乐,真是太好吃了。

一边吃一边喝,米嘉忍不住就得陇望蜀了,穿越这么不科学的事情都发生了,为什么不直接送个发财的机会呢?要是记得哪一个股涨了,哪个球队赢了,彩票什么号码。他是个宅男,一想起要出去上班就觉得麻烦,要是发财了就不用上班了。

为什么他就这么宅呢,要是听父母的话多出去,肯定能利用穿越的机会赚点钱。就算不能大富大贵,好歹也能财务自由。光是宅在家里看小说看动画看电影,穿越了也赚不到钱。

米嘉吃完了藤椒鸡,开始吃奥尔良鸡翅,忽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应该可以赚一笔。这栋大厦是米嘉父母单位的宿舍楼,楼下一二层改装成了商铺,3楼以上是住户,米嘉住在四楼。

这栋楼和附近一大片房子都是80年代修建的,已经很陈旧了,和市中心的繁华格格不入,经常传说要整体拆迁。这一次传得尤其厉害,连市政府的规划图都出来了。

不过米嘉知道最后并没有拆迁成功,大家一听要拆迁,满脑子都是钱,个个想着一拆富三代,比赛着谁开的口大,把房地产商全都吓跑了,就算市政府已经做好规划都没用。

大家都空欢喜一场,米嘉也不例外,要是拆迁的话,他的房子就不止六十万八十万了,起码一百六一百八。他的房子这么贵,别人的房子当然也便宜不了。原来一万出头的房价,硬生生被喊到两万多,贵了一倍还不止,还有些不止要钱,还要原地置换一比二什么的,房地产商怎么算都划不来,干脆就不开发了。

这固然是个悲剧,但里面也有个可以赚钱的机会。米嘉立马打开威信,找到业主委员会的群,问:“大家在吗?”

这楼原本是单位宿舍楼,业主委员会都是原来单位的退休职工,互相之间很熟悉,立即就有人回:“是小嘉啊,你父亲身体还好吗?”

“身体好点了。”米嘉说,他父亲三高,慢性咽喉炎,城里空气不好米嘉父亲呆不住,到乡下疗养身体去了,“我们大楼的广告牌是要重新招标了对吧?”

身处市中心,当然是有好处的,宿舍楼的楼顶有三块广告牌,每年能拿好几千块租金,要不是有这些租金,楼里的公共卫生请人看门这些开支根本没法子搞。

“哎,别提了,都说要拆迁,谁都不肯出钱续租,要续租的都要求降价,降个八九折也就算了,他们一开口就是往脚脖子上砍,这怎么能行。”业委会主任赵相国开口了,他原来是米嘉父母公司的工会主席,退休也闲不下来,当了业委会主任,不会打字,发威信的全是语音,“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米嘉还真没想过这个,憋了好几秒才拿出一个借口,“我打算自己创业。”

“自己创业?”业委会主任问。

“对,自己创业,做个广告公司。”米嘉说。

“你是学广告的吗?”业委会主任问。

“不是,创业嘛,当然是有什么条件就做什么,哪能局限在自己专业,马芸也不是读计算机的啊。我打算先把我们楼的广告牌承包下来,现在一年是多少钱?”

“整栋楼全部一共是一万六,今年要拆迁,顶多打个75折一万二,再少肯定不行。”赵相国说。

“那好,我交一万二,把今年的广告牌承包下来。”米嘉写。

第二章 广告牌

“真的一万二最低最低了,你也知道我们大楼支出那么多,光是请人晚上看门,就要一个月一千块,一万二花得干干净净……你说什么?”赵相国习惯性的切入讨价还价模式,说了好一阵子才看清楚米嘉打的是什么。

“我给一万二。”米嘉一看自己的银行存款,只有两千多,加上威信里面的余额一千多,总共三千多,不满四千,都是米嘉勤工俭学好不容易才存下来的,“我先给三千定金,剩下的一个星期内给齐。我可以把房子抵押出去贷款,一万多块钱肯定没问题。”

“你先给三千的话,剩下的倒是不急,不过你包了广告牌,真的能赚钱吗?”赵相国说,“这一次拆迁和以前不同,以前是假的,这次可是真的,说不定两三个月之后我们大楼就要拆了,到时候你想让我们退你钱,那是不可能的,用都用出去了。”

“真拆了,我能拿上百万,这一万几千块算什么。”米嘉说。

“那可不是你自己的钱,是你们全家的钱,你父母在公司辛苦干了一辈子,好容易才分了这么一套房。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工资才四十块钱一个月,一万几千那是想都不敢想。就算现在,退休工资也不过一千多,还不到两千块呢。”赵相国说。

业委会其他人可没这么好心,一听米嘉愿意承包下来,立马就激动了:“要是能拆迁,那起码一两百万,一万几千的确不成问题。要是没这么快拆迁,不是赚了吗!”

“就算没赚,钱也是在我们自己人这里,怕什么。”

“对啊对啊,一拆迁我们个个都是百万富翁,这么一万几千块我们还能占便宜?大家随便找点背的什么生意照顾一下小嘉,就不止这么点钱了。”

“赶紧签合同啊。”

“合同有现成的,改几个字就能用。”

“对对,什么时候签?”

米嘉说:“我这就去签。”

物业委员会在三楼有个很小的办公室,原来是用来放清洁用品的,收拾收拾就成了办公室。业委会主任尽管还是不赞成,可他坳不过其他业委会的成员,跟米嘉签了合同,收了三千块,就给米嘉开了证明。

宿舍大楼底下是一圈商铺,商铺的招牌当然是免费给他们用的,招牌上头是一圈广告牌,这些广告牌要租金,另外大楼楼顶还有三块大的广告牌,米嘉花了一万二包下来的就是这些。

这些广告牌里面最诱人的就是炸鸡店,翠绿黄瓜衬托着金黄色的烤鸡,让人垂涎欲滴。不过炸鸡店里实际上没有新鲜黄瓜,烤鸡也不是金黄色的,而是偏红色的,美化程度起码百分之二百。

米嘉进了找到老板,炸鸡店老板姓廖,身材很瘦,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不吃自己店里的东西,抬头看了一眼,有些诧异,“你不是叫了外卖吗?全家桶这就吃完了?”

米嘉给他看业委会开的证明,问:“廖老板你的广告牌不租了吗?”

廖老板看了证明,还打电话去业委会问,这才确认。听到米嘉的询问,他说:“这里要拆,我已经在找新铺面了,租广告牌有什么用。”

“就算你找到新铺面,不也还要通知老顾客你搬家了吗?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拆迁,要是最后没拆,你搬家平白损失一笔,别人租了这个位置和你打对台,又损失一笔,这附近的商铺没有我们这里这么又好又便宜的。”米嘉说。

“那也不能白白交一年的广告牌租金,也不知道能用几月。”廖老板说。

“你可以一个月一个月交。”米嘉说,“现在你用的那个广告牌一年是三千块对吧?一个月就是250块钱,这数字不好听,就300块一个月好了,交一个月放一个月,等拆了我就退钱。”

钱这种东西,一旦拿了出去,想要收回来可就难了,不管有合同也好,事先约定也好,只有把钱放在自己手里才保险,一旦给出去,那就属于不可控力。

不过再怎么说也就是300块,压力小很多。至于超过原来的250块,一次交一年肯定比一次交一个月优惠。廖老板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好,那就三百吧,现在交吗?”

“现在就交吧。”米嘉说。

廖老板拿出手机来,给米嘉转了三百,米嘉就给他写了个收条。一个月300,一年是3600,原来只是三千块的呢,这还多赚了600。原来整栋大楼一年的广告牌收入是一万六,米嘉这就等于赚了四千。再加上涨价,起码还能赚几千,这就差不多一万了。

更妙的是这些钱都不用出门,只要下楼走一圈就能收到手。可惜的就是太少了,要是多一点比如十万八万的,那一整年都不用干活了。不过这钱只能赚一年,到明年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拆迁不了,业委会绝不会再把广告牌承包给米嘉。

就算米嘉签了合同都没用,业委会自己出个通知就把广告给否了,米嘉还能跟他们撕破脸打官司吗,就算真的去打官司还打赢了,拿的钱都不够给律师费的。

炸鸡店隔壁是桂林米粉,这店只有招牌,没用广告牌,米嘉就跳过去。再隔壁是一家药店,不是连锁,所以很需要广告牌,除了自己楼上租了一大片广告牌,在楼顶还租了一块。

这是广告牌最大的客户之一,米嘉本来已经做好了要持久战的准备,没想到药店的老板对米嘉的提议非常赞成——他本来就在苦恼要不要租多一年,现在可以一个月一个月付款再好不过。

药店隔壁是两家手机店,表面上竞争很激烈,这家送电饭煲,那家就送风扇,这边搞活动,那边就大减价,实际上两边都是同一个老板,用的同一个仓库没,卖的是同样的手机。

这两家店也租了两块广告牌,针锋相对,形象分明,似乎有不共戴天之仇。有客户进门,导购都会说对方的坏话,声称自己这儿物美价廉,对方物廉价美。

一进门,首先看到的不是手机,而是电风扇电饭锅花生油还有鸡蛋,买手机就送,看着很是划算。其实羊毛出在羊身上,人家送多少出去,都会在手机上赚回来。

米嘉拿着业委会的通知上门也没见到老板,只是来了个刘经理,告诉米嘉他们已经找到了新的铺面,所以不用租这边的广告牌了,言语间还很不客气。

“米先生,你们这儿的服务我不得不说一句,很不专业!”刘经理说,“我们跟你们投诉过多少次了,桂林米粉味道太大,影响我们生意,客人来了都不仔细看手机,捂着鼻子看不了一会儿就跑了,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把他们赶走!”

“他们先来的,你们租这铺面的时候就知道隔壁有桂林米粉啊。”米嘉忽然想起一事,“业委会答应过你们要把桂林米粉赶走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么刘经理的抱怨就有道理。

“这是商业规矩,还用得着答应吗?他们先来的又怎么样,我们老板都租你们房子了,你们就应该把桂林米粉赶走!”经理说,“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的小屁孩,什么都不懂。”

这些商铺并不是业委会的产业,都是别人买下来出租的,委托业委会管理而已,因此业委会能收点管理费。这种情况下业委会怎么可能赶人,就算商铺属于业委会,人家都签合同了,有没有违反管理条例,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赶走。

说味道大那也是夸大其词,这是桂林米粉,又不是螺蛳粉,飘出来的是香味,不是臭味。这种LC区的商铺和餐饮做邻居再正常不过,又不是购物中心。就算在购物中心里面,也不可能没有餐饮,顶多就是间隔好点。

至于社会经验,米嘉的确是没有,可哪里的社会经验都不可能说无端端就帮手机店赶桂林米粉啊,两家手机店的租金加起来也没比桂林米粉多多少。

从米嘉一个宅男的角度看就更是如此,他要买手机,当然首选网络买,就算找实体店也不会找品牌机的旗舰店。就算实在没法子要去这样的手机店,手机两年顶多买一次。桂林米粉就不同,隔三差五就要吃一顿,早午晚餐都方便。

“那真对不起,我们不能这么干。”米嘉说。

“所以我们不租了!老板已经另外找到铺子了,比你们这里好十倍!不,应该说一百倍!”刘经理说,“广告牌我们是不要了,你们哪凉快哪呆着去!”

一般做生意的人说话不会这么冲的吧,这个刘经理是吃了枪药吗?米嘉记得这两家手机店好像没搬走。不过也说不准,可能是换了一拨人来做,不是原来的店。

“那请你给我写个情况证明吧。。”米嘉说。

“什么证明?”刘经理问。

“就是你们不再租用广告牌的证明。”米嘉说。

“真麻烦!”刘经理随手拿了一张用过了的A4打印纸,撕下一半随手写了几个字给米嘉。

“要盖章。”米嘉说。

“有你这么麻烦的吗!”刘经理很不满意。

“免得以后有争议。”米嘉说。

“拿去!”刘经理不耐烦的拿出公章盖上去。

收起
发表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信息